毛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鄢烈山中国大学的民主太多了还是太少了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2:29:59 阅读: 来源:毛笔厂家

科学网—鄢烈山:中国大学的民主太多了还是太少了

中国大学的民主是太多了还是太少了,这本来不是一个问题。社会各界包括一些大学校长对此基本上是有共识的,即当前我国大学在管理方面亟须推进民主建设。在今年3月8日召开的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第三次全会上,16位政协委员作主题发言,痛批大学衙门化,他们说 大学校长不是官僚 大学校长应该是民主楷模 大学校长应该秉持学术独立之坚定信念 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邵鸿建议,改变大学校长的产生方式,民主遴选校长。激烈抨击教育部高校评估的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尖锐指出, 有些人把项目的思维、工头的思维带到大学管理中来 ,表达了对高校管理不民主的强烈谴责。(以上引文见《南风窗》今年第7期)可是,有人认为我国大学的民主发展不是严重滞后,而是 超前 了。如果这话是某位教育界官员说的,可以不理睬,然而它是某著名高校 海归 教授、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博士、余英时的门生罗志田先生讲的。罗教授先后在3月19日、4月2日的《南方周末》发表《学术需要民主吗》、《学术评定不宜以多取胜》两文,告诫我们不要把 民主 当 万应灵丹 。请看他的两段原话: 一个发人深省的现象就是,一般都说我们的 社会主义民主 尚处于初级阶段,但我们在不那么需要民主的地方,又往往走在世界前列,比那些民主思想发源地的欧美国家,似乎还更 民主 。目前大学里的 民主 趋向,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这样一种超前的发展,部分可能因为我们试行 民主 的时间太短,愿望又太强 ; 更进一步的问题是, 民主 是否真是万应灵丹,同样适用于教育和学术?读书人和非读书人,都可三思。 与罗博士相比,我自知是 非读书人 ,我也肯定属于对民主愿望 太强 的人,但我 三思 又 深省 之后,觉得罗先生的论点与论证根本就站不住脚。罗先生的论据之一是: 学术界也特别愿意推行类似政治方面的 民主 ,而忽视了两者在很多方面的差别。如今我们很多大学都仿效美国总统的方式,校长只能连任一届,这恐怕就未必 与国际接轨 。从我们看重的大学排名看,现在世界排名前列的那些美国大学,已经办了约三百年,但历任校长也不过二十来位。这是因为他们的校长虽有任期,但对连任一般没有限制,短者不满一任,长者有时达一二十年(似还有更长的)。 罗先生的说法类似指鹿为马,因为中国所有大学校长的任命与任期制,根本不是 学术界 所 特别愿意 推行的。谁人不知,除了少数民办高校,国内公立高校都有一定的行政级别,比如说,副部级高校的校长都是中组部管理的?如前所述,这正是高校衙门化的表现之一,与 民主 关系不大吧?若说有任期、任期短就是 民主 制,中国自秦汉实行郡县制以来,县官一任三年,岂不是早就实现 民主 了?我虽然没有去过美国,也知道参加美国总统竞选没有年纪上限,麦凯恩参选时有72岁;但中国官员不论提拔还是退休,年龄都很重要,搞 一刀切 ,这是由中国当下特殊 国情 决定的,否则不能 摆平 。我也知道,国外实行地方民主自治的市镇,市镇长的年龄大小、任期长短、多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需要得到本地本社区的居民认可。罗先生说中国大学民主 超前 的论据之二是: 如今涉及学术的评审和评定,不仅都是集体投票,且参与投票的人有日益增多的趋势。 为体现程序的 民主 ,投票多采取匿名方式,结果是所有决定都由集体做出,基本排除了任何个人的责任。 果真都是如此,当然是有弊病的,从防范学界官僚与 学阀 专权不公,走向了集体不负责任。但罗博士开出的药方是, 从学理层面言,学术评定似由相对少数的人以公开透明的方式进行更好,关键是评定者要充分承担责任 。这就怪了:以 公开透明的方式进行 不正是 民主 的方式吗? 宫廷政治 、专制独裁最忌或不屑于 公开透明 ,而 公开透明 正是民主参与、民主监督的前提呀。众所周知,与 简单多数 的古典民主不同,现代民主本来就包括一系列互补的制度设计,岂可借一两点不完善的做法否定发展民主的必要性?民主是个很复杂的话题,不是这篇短文能展开讨论的。我想,简而言之,大学管理要民主,学术研究要自由,不要把关涉各方利益的人财物的管理和学术研究混为一谈,只有傻瓜才会说学术观点要少数服从多数,才说涉及知识产权的创意也必须公开透明。(作者系知名杂文家)大学行政化现象严重 邵鸿建议民主遴选校长罗志田:学术需要民主吗罗志田:学术评定不宜以多取胜

成都到内蒙古货运物流专线

成都到莆田货运公司

成都到贵阳货运物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