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周立粮食安全与国家化战略野柿

发布时间:2020-10-18 18:39:37 阅读: 来源:毛笔厂家

周立:粮食安全与国家化战略

周立:谢谢杨团老师,也谢谢北京农禾之家主办方,有这样一个机会和在座各位老领导、专家、和在座同仁们一起交流是我的容幸。我今天带来题目是粮食安全一个新的视角,这个新的视角前期和杨团老师说过,想谈食物的主权。所以我把原来已经发表过的一篇文章的题目摘过来,但是我重点还是谈其中的一点,就是食物主权。这几年我在不同的场合下发过言,中国现在正在转换之中,从谁来养活中国到怎样养活中国?现在吃饱饭问题大体上得到解决,所以粮食安全形势仍然非常严峻,但是拿什么东西来喂养中国成为一个新的问题?谁来养活中国曾经是一个美国人发表在美国刊物上一个题目,这个题目在国内国际上的争论都非常大,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我们农业部变成了一个粮食部,后来又一个农业部的副部长说我们粮食部还算不上,只能算粮食生产部。实际上却有另外一个媒体我们很难通过农业部的部门协调和满足,就是关于食品安全,但是比食品安全更深一层次第三个命题就是食物的主权,所以今天我带来食物主权的讨论。

也就是说以后吃粮食的人越来越多,干不动农活的人越来越多。回来带来未来养活全世界的问题和养活全中国的问题同样并存的。我们发表的文章一个主题从粮食安全到食品安全,道食物主权这是一条主线。有一个AB模式大战今天不讲了。也就是说现在我们的奶酪,我们餐桌上的安全已经变成了很大的问题,餐桌的安全不仅是数量的安全,还有质量安全,甚至现在有基本权利的安全。刚才刘登高会长提到了咱们转基因的大豆的事情。前几天我在我家周围旁边油条摊吃油条,吃油条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箱子写的是一级大豆油,我就留了一点心看一级大豆油是怎么出来的?下面一行小字加工原料为转基因大豆,我把它拍下来,有一个例证,不仅在工业加工环节我们在使用转基因的大豆,在消费环节也有大量的人在使用,尤其食品工业,外面吃饭的过程中。可能家庭自己买油你会留意,但是参观里面吃饭很难讲。这种一定程度上别人动了我们的奶酪,你根本没办法决定你的餐桌上摆的什么东西。

今天我讲的内容比较多,第一部分粮食基本属性和功能,决定了粮食特别特殊;第二开始讲食物主权三个不同的层次,以及人民食物主权全球性的运动在国内也开始兴起;第四个讲伸张人民主权需要公平贸易,需要城乡的良性互动。粮食有三个基本的社会属性,可以很容易认识到的,第一是生存必需品,人是铁饭是钢,第二是战略品,地三灾现在国家出现以后它是国家公共物品,所以国家有义务提供粮食给全体的公民。有三个经济铸型,是准自然品,有私人物品,就是普通商品,但是同时又是一个准公共物品。粮食消费有三个消费的属性,搜寻品,经验品,信任品。信任品这一块值得重视,我深知在协和医院给医生们讲粮食安全的讲座,我说你们担不担心粮食安全?他们说我们特别担心粮食安全,因为我们是医生懂得比别人多一点,那我说你们有没有办法解决食品安全问题呢?他们说我们没有办法解决,我说你们有显微镜吗?你们可以化验一下再吃吗?医生们都笑了。现在我们的情况在无可信任的情况下还是要信任,因为总是要吃饭的。所以粮食不是一个单一的像很多农业经济学家所讲的私人物品,就是一个商品。早已经是公共物品,农业也不是一个单一的产业部门,农业不是一个简单的第一产业,不是计算它的的GDP就算了,农业一定程度上和卫生部和教育部和人社部等等,这些部门类似,他的公共属性远远大于私人属性。大农业远远胜过小农业功能。刚才我看到我们中国农协其中有一篇文章《让农业回归社会》,有一个NGO写的文章,现在纸张化农业挣钱,赚取收入,农村当然也不是一个垃圾场。

由于粮食很特殊,所以粮食有三大国家安全功能,第一关于粮食安全,主要是指数量上的安全,当然现在还有一个综合的食物安全的做法,(英文)在中文翻译上粮食安全,现在有很多人把它转移成食物按照,可能又包含了食品安全,不管怎么样食品安全是我们第二个命题。第三个命题是食物主权,今天我们要认识并且在全球运营的。

食物主权应该是第三个阶段的关于粮食安全,关于整个食物体系一个新的命题,这个命题1996年由NGO组织的食品安全峰会上由“农民之路”提出,在《食物主权:创造没有饥饿的未来》。在这里面提到了我们要捍卫生产者的主权,农民生产者具有主权,我使用什么样的种子,使用什么样的药物,后来不断的扩展,2001年9月在哈耶那会议上探讨;到2002年罗马会议,给食物主权下了新的定义,说应该给个人、社会团体、定义自身农业,劳动力、渔业、粮食和土地政策的权利。像刚才刘老师讲的大豆的问题。

食物主权层次比较高,高于产业安全,甚至高于一般的国家主权,不管有没有意识到每个国家食物主权是第一位的,比如说像朝鲜由于他食物不能够完全自给,一半粮食援助是来自于中国,他在国际事务不可能不受到中国,不受到美国,不受到所谓六方会谈国家的影响,因为你的饭碗就端在别人手里,这也是我们农业部长说我们的饭碗端在中国人手里面,毕竟中国碗装中国粮,这就是国家主权考虑。

食物主权应该有三个层次,第一个是国家主权层次,第二个是人民主权层次,第三个是神主权或者自然主权层次。国家主权很简单,因为国家主权是从宏观层面上有传统的国家主权,就是以传统安全为主,但是也有非传统安全,比如货币战争,食物战争等,这数了一个国家在非军事领域应该受其他国家的技术,其他国家的资本等等的控制。国家层面的粮食食物主权就有国家粮食安全加食品安全,加国家食物主权,免受技术控制等等。

但是国家主权会面临一些矛盾,因为国家要维护食物的主权,但是地方愿意出卖食物的主权,比如招商引资过程中把高科技的企业,农业类高科技企业引过来,那就是地方的一个政策。相应的人财资本都过来了,所以这些地方国家和地方常常存在一些矛盾,比如保护耕地上存在一些矛盾,在土地财政上有很多矛盾,这是第一个层面宏观层面。第二个微观层面人民的主权,生产者主权,农民作为生产者他应该有主权。主权的核心是免受资本或者技术的控制,无论是国内的资本,还是国外的资本。不剥夺农户基本的生计,世代耕作方式,自主决定生产生活方式的基本权利。同时也考虑对现代技术的应用促进了农民阶层的分化。人民主权里面还有消费者主权,消费者主权主要体现为食品安全,食物健康,多种属性,以及由食物带来的幸福感。社会组织主权,包括社区组织,比如杨团老师在各地推动的综合农协,但是也有反例,比如像蒲韩社区郑冰的正例。第三个是神主权或者说至少给我们讨论自然主权,因为我们知道农业所有的资源不是人为创造的,没有任何人创造了农业资源,种子不是土地人创造的,阳光也不是,水也不是,空气更加不是,所以在这样一种层面我们农业有一个天赋的本性,比如种子、土地、生命三要素,不是任何人,任何国家的创造物。但是这个时候只有人,只有某类组织宣称有主权的这是很大的错误。任何人或者人类组织,完全没有或只是极少部分参与了维持、改造、更新的工作。

比如转基因是一个明显的例子,转基因的改造者只是改了极小的阶段,所以我们不从安全性角度来考虑,因为这个角度地也没有统一的意见,从基本的经济伦理,自然伦理上都是不合适的。土地产权,生命三要素产权等等,都不是我们人创造出来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考虑神主权它具有系统性,但是表达上有破碎性。比如我在美国做访问的时候,有很多美国的印尼安人说,我们要强调神主权,他强调的神主权是“大地母亲”,他是泛神论,他把大地作为主权的对象。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要让整个经济的次序应该优先序考虑,嵌入理论。

三层次主权的基本层次,国家主权是宏观层面,第二位是人民主权,是微观层面,是每个人都应该享有的权力,容易获得共识共鸣,这是第二位的。

人民主权现在在国际上已经广泛的讨论,比如有些人已经从《国际法》里面找到国际法中的人民食物主权,不应该侵犯人们吃饭的权力,比如21世纪头十年一系列的报告,有联合国的《千年生态系统评估报告》,关于气候变化的《斯特恩报告》,世界粮农组织。简单介绍一下最后一个报告《国际农业知识与科学促进发展报告》,特别提到一个词叫AKST是特别重要的环节,如果为资本,为技术捆绑所使用,有可能损害人们的主权。严海蓉的总数,这项由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启动、世界各地数百名专家参与,历时几年磋商研讨的评估报告介绍并弘扬了拉美的农民组织。

这份报告里面也提到了生物主权与粮食安全或食品安全有什么不同?谈到了基本型的权力,人们生物主权有政策的传统,我记得去年在讨论问题的时候,刘登高会长特别提到了人民主权比公民公权更好,我因为现在在中国兴起一场市民社会或者公民社会的运动,所以我们提出人民超越公民,超越市民,人民社会,超越公民社会,市民社会。

人民主权的经济理论,农业公司化和去小农化,一枚硬币的两面。我们鼓励四类新兴的主体上,得用越来越多的土地,是走向公司化还是小农化,这是十字路口的一个讨论。

最后做一个结论,食物主权我们可以作为一张社会自我保护的运动,现在在全球各个地方都在兴起。去年在我们中国也召开了第一届食物主权的会议,但是是我们民间人士发起的,我作为其中创始的一个成员也参与了发起,今年我们在各个地方也在推广食物主权的讨论,应该说有他积极的因素,至少把食物作为单个个人基本权利,也有国家的右线性。因为我们讨论中本身力量很弱。新的媒体超过了粮食安全和食品安全的需求,能够朝向更基本的权力维护,主体性的承认,这个方面也是值得大家思考的,这是作为粮食安全一个新视角,我今天就贡献食物主权这么一个思想,谢谢大家。(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治脱发的医院哪家好

武汉的白癜风正规医院哪家好

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深圳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