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网游之江湖再现-【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09:58 阅读: 来源:毛笔厂家

傲啸江湖占了她生命中好几个第一。第一次网游,第一次恋爱,第一次失恋……离开的时候,她摔杯子砸鼠标发誓再也不会回头了。江湖再现,她忘记了当初誓不回头的决心,只是纵然江湖依旧,可素手已改,陈音旧弦只为故人起。裴城安这个故人却已湮灭在回忆里,只有一个叫故城的网络ID。

PART.1

F城的夏是一贯的躁热。今天除了热,还有种山雨欲来之势。新闻不停地报道着第十三号台风即将在凌晨侵袭这个城市。可此刻连半丝凉风也没有,更是叫路上的行人恨不得把身上那层皮都剥了才痛快。

但这一切对程音来说,并不是问题。

她早就窝在自己租的单身公寓里,风也罢,雨也罢,阴也罢,晴也罢,只要房子不塌,她就无忧。

老旧的空调发出低沉的吼声,吃力地将房间打冷,将满城闷热挡在了外面。

咕噜——咕噜——程音抓起手边的冰可乐,狠狠灌了一口,才又将眼神转到了电脑屏幕之上。

荧亮的屏幕之上,是个一身黑衣、手持利刃的少女,蹲在地上,守在一个玩家的尸体前。

“敢杀老娘,守你一百年。”程音从鼻子里跑出声音来,满脸的愤懑。

程音正蹲守着,一看见那个玩家复活,她正要抄刀上前,忽然屏幕震颤了一下,QQ聊天窗毫无预警地弹了出来。

“哪个浑蛋!”程音怒骂。因为她看到自己的游戏人物正被对方一顿狠殴,还没等她切进去,就已经挂了。

她愤怒地看着那则QQ消息。

QQ消息是大学死党严晓桐发来的——

傲啸江湖换了代理,这个月二十八号重新开服。

程音花三秒钟回忆了一下傲啸江湖是什么东西,然后沉默了。

整个房间里忽然有种让人忧郁的沉寂。

电脑屏幕上被她守尸的玩家正在她尸体旁边得意地跳来跳去,嘴里不干不净地谩骂着,程音也没有理会。

程音恍惚了。

傲啸江湖占了她生命中的好几个第一。

第一次网游。

第一次恋爱。

第一次失恋。

大四那年,她离开游戏的时候,摔杯子砸鼠标,发誓再也不会回头了。

但在听说傲啸江湖停止运营的时候,她还是哭了。

因为她想到了裴城安。

PART.2

傲啸江湖在程音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就已经停止运营了。

程音以为这辈子不会再有机会去傲啸江湖里看一看翠竹幽月、繁城盛景了。

谁知不过三年的时间,这游戏便又换了代理重新开服。

程音忽然有种重生的感觉。她鬼使神差地下载了客户端,注册了账号,迫不及待地等待着游戏的开服。

她忘记了当初誓不回头的决心。

除了傲啸江湖,没有任何一款游戏能让程音心动。傲啸江湖之后,所有的游戏只是游戏,只有傲啸江湖,才是真正属于她的江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裴城安的关系。

过了三年,程音自己也已经分不清了。

开服的那一天,程音早早地守在电脑前。听到熟悉的音乐,看到熟悉的画面,她忽然生出一股久别重逢的喜悦来。她仔仔细细地建了号,仍旧和从前一模一样的奶妈职业——素手。

布衣乌发,素手银针,医尽天下不死人。

她还记得关于素手的这句介绍,再配上这白衣飘飘的人物,让当年的她怦然心动。

如今也是一样。

连人物的游戏ID,她也没改。就叫陈音旧弦。

素手是布衣奶妈,出了名的皮薄肉脆攻击低,要和别人组队练级。当初她的号都是裴城安一点一点带着练上去的。就这样她还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练了半年才把一个素手号练到满级。

可是现在,裴城安不在了。

她一个人却玩比从前得心应手。

开服一周多,她的陈音旧弦就已经在全服排行榜上升到了第五位,成为了全服等级最高的素手,没有之一。而排在她前面的,都是高攻击类的职业。

原来少了依赖的对象,人就会被迫变得坚强。

程音看着粗糙的游戏画面,想着那些一去不回的时光。

[组队]冰火九重:弦姐,去黑风林刷装备不?

组队里有人问,程音同意了。

黑风林其实不是树林,而是一个山洞。89级的刷怪点。

漆黑的山洞只靠着墙上的火把散发出的昏黄并且跳动的光芒来照明,不时有獐头鼠目的人形怪成批刷出来。这并不是一个适合单打独斗的地方,程音组了五个队友一起杀了进去。

因为刚开服,高等级的人不多,所以在这里刷怪的玩家也就很少,气氛越发显得阴森。

程音想起自己第一次来这里,是由裴城安带着的。

那时的她,作为一个极不合格的奶妈,让整队的人被灭得哭爹喊娘。若不是有裴城安,只怕她不仅要被队长清除出去,还要上世界黑名单了。

那时裴城安说:“我家小音由我来保护。”

程音听在耳里,整颗心都要酥麻了。

他带她练级,给她做漂亮的头饰,带着她到傲啸江湖最美丽的地方看风景。有怪物攻击或者有玩家偷袭时,他总是第一个站在她的前面,顶去所有伤害。

那时候的程音,安逸得像一个公主。游戏于她,只是一段关于爱情的享受。

那样全身心地依赖,让她渐渐习惯了有傲啸江湖有裴城安的日子。

然后她爱上他。

PART.3

程音在黑风林一待就待了一周时间。

人物等级越往上越难练。追上来的玩家慢慢多了,这黑风林也越来越热闹了。她准备今天练到95级就换地方。

与往常一样,组上一支队伍,她素手执针,在怪堆里游刃有余地治疗着身边的队友。

直到几具玩家尸体出现在眼前。

[当前]故城:麻烦救救!

其中一具尸体头上飘出一句话来。

程音坐在电脑前挑挑眉,没有理会。

如果是从前的她,必定会善心大发地把所有人都救起,然后加满血,再加满状态,为的不过是素手的那一句话。

布衣乌发,素手银针,医尽天下不死人。

可现在,她没有那个心情,也没有那个工夫。

故城见她不搭理,便索性发了悄悄话过来。

[悄悄话]故城对你说:99!99!

同一句话他刷了无数次,刷得程音火冒三丈。

[悄悄话]你对故城说:要救可以,一个人三百金。

金子是傲啸江湖里通用的最高级游戏货币。一百铜币换一两银子,一百两银子换一两金子。在旧服新开的背景之下,所有的玩家都重头练起,游戏币要多紧缺有多紧缺,即便有RMB,也不一定换得到游戏币。

地上死了四个玩家,合起来便是一千两百金。在目前的游戏中,这算是天价了。

只有傻瓜才会答应。

[悄悄话]故城对你说:好!

程音一看这话乐了,有钱赚她没道理拒绝,便在组队里发话了。

[组队]陈音旧弦:兄弟们,等姐姐救个人傻钱多的土豪,回头给你们买糖吃。

撂下话她便转身走向故城几人。

只见画面上白衣飘飘的少女,黑发飞扬,手中银白的长针在半空中划出几道流光。一阵白光从故城尸体上闪过,片刻之后他就复活了。程音动作没停,长针继续挥舞,将另外三个玩家都复活了。

[悄悄话]你对故城说:好了,给钱。

[当前]故城:暂时没钱,欠着。

程音一看便?毛了。要不是尸体不能交易,她就应该先交易再救人。结果现在人家翻脸不认账。

这厮竟然还敢用当前频道公开说话,程音只恨自己是奶妈职业,杀不了人。否则一刀砍过去,什么恩怨都能了结。

[当前]陈音旧弦:没钱你要我救干吗?

[当前]故城:我可以卖身!

程音乐了。

[当前]陈音旧弦:卖身?你能值得了一千两百金?

[悄悄话]冰火九重对你说:弦姐,这人是排行榜上的第三名,收了他吧,咱们不亏!

程音闻言不由得皱眉。打开排行榜一看,果然故城的名字高高挂在上面,她这才细细打量起眼前的这个人。

黑青的长发束在脑后,一张俊逸的脸,眉舒目朗。光看这人物,与裴城安当年的角色如出一辙。

程音有了一瞬间的恍惚。

PART.4

裴城安是她的邻居。

他俩,用言情一点的讲法,就叫作青梅竹马。

在漫长的十多年光阴中,程音完全不清楚自己是怎样一点一滴爱上他的。有时候回想起来,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竟会爱上一个从小就拖着两行鼻涕,带着她到处野的男人。

傲啸江湖是裴城安带程音玩的。

那年程音和他一起考上大学。不过可惜,一个在F城,一个在S城,这其中相隔数千里,乘飞机都要个把小时。

分开了,程音才发现自己格外想念他。

因此裴城安说一起玩游戏时,她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进入游戏的时候,裴城安已经是排行榜上赫赫有名的高手了,名次长期在前五名游移。而程音是个初涉网游的菜鸟,别说操作了,能把地图看准确不迷路,就万岁了。

“别担心,有我!”裴城安用一如既往的温柔声音在电话里安慰她。他的宠溺给了她不思进取的理由。

她的操作烂得一塌糊涂,组队时常常奶不上来或者引到怪,害得整个队伍团灭。因为裴城安的关系,没有人怪她。但是那些怨念积存在心里久了,便会生根发芽。

一个不会治疗又娇滴滴的奶妈,除非她长了一张天仙般的面孔,否则便是男憎女厌的下场。

帮派里的人不喜欢她。

尤其是当有了对比后,那种不讨喜被放大了数倍。

那常常被拿来和她做对比的人,叫尘烟散。

是裴城安的大学同学。

“弦姐?弦姐?怎么了?”

YY里传出冰火九重粗犷的声音,把程音吓了一跳。她这才发现自己看着故城的脸又一次走神了。

裴城安,这个害人不浅的家伙。

再一看游戏画面,故城的血已经被怪磨到只剩下一丝血皮,其他队友的血也有不同程度的减少。却只有她的陈音旧弦安然无恙地站在原地不动。故城的身影正挡在她的前面,如同岿然不动的山峰,守护身后的战友。

程音心中似有所动。

因为那一千两百金的卖身救命钱,故城自愿加入了程音所在的帮派大漠荒狼,任凭程音差遣。

[组队]故城:怎么了?

[组队]故城:没事吧?

[组队]故城:说话呀!

……

组队频道里是故城的刷屏。这家伙说自己的麦坏了,在YY里只能听不能说,因此此刻只能打出一长串字来。

程音不由得汗颜。她已经不是从前的纯情小菜鸟了,竟然还会犯这种错误,简直不可饶恕。

[组队]陈音旧弦:不好意思,网络卡了。

她扯了一个烂借口,厚颜地在频道里打了出来,却没有开口说话。因为她和故城一样,耳麦坏了。

在她固定的练级打怪队伍中,只有她和故城两个人,神秘兮兮的,从未开口说过话。

PART.5

作为排行榜上首屈一指的奶妈,程音所受的关注自然非一般人可比。爱她的、恨她的、腹诽她的,比比皆是。程音从来不加理会,打怪、刷副本、PK……她的游戏生活刻板得如同一丝不苟的机器,激不起半点波澜。

她对游戏的热情,早已经贡献给了最初的傲啸江湖,那个有裴城安的傲啸江湖。而现在留下的,只是习惯。

但她不找麻烦,麻烦却还是自动寻上了门。正应了那句俗话,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帮派]奶油小猫:陈音旧弦,出来!

[帮派]奶油小猫:不要躲了,我知道你在!快出来!

[世界]糖梦梦:陈音旧弦,有胆做就别缩着!

[世界]糖梦梦:别仗着自己关系多、后台硬就可以抢人老公!出来说清楚!否则我们不会放过你!

在网游这种充满JQ的世界里,有时候即使想躲,也躲不掉一些飞来横祸。

晚上,等程音画完一张设计图再回到游戏里时,帮派已经像一个烧热的油锅了,整个帮派频道和世界频道都被奶油小猫几个刷满了不堪入目的话语。

她挂在西郊桃源村的陈音旧弦也被人给杀了。

[帮派]陈音旧弦:我来了。什么事说清楚!

程音的出现,如同往油锅里倒入一杯水,顿时噼啪之声四起。

有置疑的,有信任的,有当和事佬的……

她在新傲啸江湖的朋友很多,但敌人也不少。

频道里叽哩呱啦地说了一通,程音才终于弄明白,一切都因为奶油小猫的老公夜语潇潇。

程音从认识夜语潇潇的那一天起,就知道他不是个安分的男人。

他最喜在游戏里对着一众少女甜言蜜语、装腔作势,把欲语还休的暧昧挑逗修炼到了最高境界,吃着碗里的看着盘里的,鼻子还嗅着锅里的,惹得无数妹子对他爱慕不休。

程音从不吃他这一套。

大概正因为她这种冷艳高贵的调调,加上她在服务器里的赫赫名声,使得夜语潇潇对她兴趣倍增。平时组队打怪下副本,就已经言语多加暧昧,私下里跟她说话更是极尽挑逗。

除非必要,她绝不跟他说话。

前段时间他不知道从哪里泡到了奶油小猫,两人在月老处高调成了亲。他又把奶油小猫和她的一堆亲友加到了帮派里,到了后来两人更是发展到了现实中。

程音只和他们下过几次大副本而已,没有更多的接触。

这次的风波却是因为奶油小猫偷看了夜语潇潇的手机,发现了无数条暧昧短信。

这些短信都来自同一个手机号码,存着的名字是茉茉。

也不知是因为奶油小猫本就对程音不满,又或者是夜语潇潇沉默的态度,还是其他人的挑拨,奶油小猫和她的一众亲友皆认定那个小三是程音。

[帮派]陈音旧弦:我只说一次,这个男人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少满嘴喷粪。不爽我就来找我直接打。

程音的解释只发了一次,一下就被口水大军给淹没了。

奶妈的威胁没有人当真,这全怪傲啸江湖把素手这职业定位成独奶的关系,攻击力极弱。

程音正在这边郁闷,忽然数条公告被刷出来了。

[系统]玩家故城于武德营击杀玩家奶油小猫。

[系统]玩家故城于武德营击杀玩家糖梦梦。

……

帮派里瞬间安静了三秒,然后又如沸水一样炸开。

[世界]故城:奶妈杀不了人,但是我可以。

故城是排行榜上前三名里最低调的一个人,难得说一次话,竟然一石激起千层浪来。接着不仅故城,还有当初和程音一起练级打怪刷副本的几个朋友,齐齐跳了出来。

[系统]玩家冰火九重于鬼哭岭击杀玩家夜语潇潇。

[系统]玩家雷响于南苗寨击杀玩家o0娃娃0o。

……

程音在电脑前模糊了双眼。

相似的情节,却是不一样的结局。

PART.6

那是三年前的旧事了。

“小音,你别这么任性。”裴城安在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无奈。

程音抓着电话的手在微微颤抖着。

裴城安并不相信她。

“那件衣服原来就是准备给尘烟散的。她是帮派的主力奶妈,而且她对副本的开荒贡献很大,装备上帮派需要给她支持的。”裴城安没听到程音的声音,知道她在发脾气,仍旧耐着性子解释下去。

“别说了。”程音打断了他的话,“不就是一件衣服,我就高兴抢了怎样?我就是讨厌尘烟散,怎样?”

裴城安良久没有言语,然后挂了电话。

程音气得把电话扔到了床上。

裴城安口中的尘烟散,和她一样,都是素手。只不过尘烟散是个强力奶妈,而程音是个水到不能再水的水货。

周六晚上,是帮派去水神大殿的二十人副本活动。可惜团队里有个奶妈临时缺席了,因此裴城安便想让程音顶上,让她见识一下场面,激励她练练操作。

那一晚程音玩得倒是开心。二十人的大副本她终于有机会见识了。一路上也十分顺畅,简直就像是RP大神降临了一般,四个小时就把整个副本通关了。

最后的BOSS水神天姬不负众望,掉了几件难得的宝贝。

其中一件,就是素手最顶级的衣服——天姬羽衣。

程音并不知道,有资格拿这件羽衣的人,只有尘烟散。

尘烟散私下里发了悄悄话给她,说如果大家都喜欢,就一起点需求看运气,不用跟她客气。

程音只当尘烟散又故作大方装好人,当然没有同她客气,便无视了裴城安要她放弃的要求。

结果就是,在所有人,包括尘烟散都点了放弃的情况下,程音拿到了那件天姬羽衣。

到了第二天,整个帮派的人都知道,是她私下里无理取闹,要求尘烟散把那件衣服让给她。而不是尘烟散所说的公平竞争。

她就这么彻头彻尾地被人给抹黑了。

没有人愿意为她说半句话,而她的解释没有人相信。

就是裴城安,也一反常态地对她沉默起来。

她操作不好,是帮派里出名的团灭之星;她RP不好,被带着下大本还黑别人的装备。

程音被所有人集体鄙视了。

而尘烟散仍旧是大大方方的模样,仿佛从来没和她计较过一般。

程音满腹苦水无人可诉,只能看着尘烟散同裴城安出出入入各种大副本,有说有笑,被帮派的人看成是帮对。

而她心如刀绞。

她知道,尘烟散爱着裴城安。不只是游戏里,现实中也一样。他们是同学。

而她,只是众人口中总想拆散他们的可耻小三。

在这个傲啸江湖里,除了裴城安,她一无所有。而很快,她连裴城安都失去了。

程音不再温顺可爱,她开始针对尘烟散。而帮派里的人对她的不满,经过有心人的挑拨,渐渐达到了高潮。

程音与他们大吵了一架。而尘烟散为了不让裴城安难做,竟毅然退出了游戏。

裴城安很难过。

而尘烟散的离开,并没有让程音与裴城安的关系好转起来,反正在火上浇了一把油。

终于在某个夜晚,程音与裴城安大吵了一架。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算我看错了你。”裴城安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失望与疼痛。

程音却听到了自己的心绝望的声音。

她没有再为自己多解释半句,挂了电话,下了游戏,删了角色,删了游戏,从此没再没进过傲啸江湖。

毕业的时候她选择一个人留在了F城。和裴城安,一个天南一个地北,再也不相见。

PART.7

往事不堪回首。

那些旧事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想起来了。

每一次想起,她都觉得自己做人很失败。

裴城安和她十多年的交情与信任,比不上网游里的那些小伎俩。

程音盯着画面上和裴城安的战士一模一样的故城,心里忽然间满足起来。经过了三年时间,她还是有些长进的。至少在被人抹黑的时候,会有人义无反顾地选择相信她。

故城、冰火九重、雷响……

网游让人沉醉的,除了缥缈无常的虚荣和爱情外,还有这一份热血情谊吧。

[组队]故城:怎么了?血都不加了。又卡了?

组队的聊天频道里忽然出现了故城的话。

程音这才回神。

[组队]陈音旧弦:不好意思,我走神了。

[组队]故城:可你不常走神啊。想什么呢?

夜已深沉,很多人都已经睡了,只有故城陪着程音去刷赤灵珠子。昏暗的山洞里,只有一身银色铠甲的故城,与一袭碧青长裙的陈音旧弦。

故城一边用重剑卖力地攻击着前方的怪物,一边打着字。这个平时沉默寡言的男人,此时忽然变得多话起来,字里行字间透着让程音纳闷的愉悦。

[组队]陈音旧弦:没什么,只是有点困了。

[组队]故城:哦……我以为你想你男朋友了。

他的话意味深长。

[组队]陈音旧弦:什么啊,我没有男朋友。

[组队]故城:没有男朋友?那很好。

[组队]陈音旧弦:好什么,一点都不好。

程音一个人在F城工作生活,她可不觉得孑然一身的日子有什么好的。

[组队]故城:当然好。因为这样我就可以放心地追你。

程音顿时清醒了过来。

她沉默了两分钟,看着游戏里的故城努力地砍着怪,心情一点点平静了下来。指尖敲着键盘,打下拒绝的话。

只是一句“对不起,我不网恋”还来不及打完,世界频道上顿时闪过了殷红的公告。

[系统]狂霸联盟帮派向大漠荒狼帮派发起帮派战,为时四小时。为了荣耀,请两帮派成员奋起一战吧。

除了公告,整个帮派频道中频频闪出帮派成员被击杀的信息。

红字成片地刷过,看得程音心惊胆战。

狂霸联盟和大漠荒狼同属于服务器中势力最强的两个帮派,平时井水不犯河水,互相平衡。怎么忽然间就发起帮派战了?还选择了这样的时间。

程音忽然想起奶油小猫。

那天故城他们发怒力挺她之后,夜语潇潇才终于向奶油小猫澄清了那短信的主人并非程音。但奶油小猫仍旧嘴里不干净。程音一怒之下,便要帮主将这一堆人全部踢出帮派。

她不是从前的小菜鸟,受了委屈不会哭,被冤枉了不吭声,自己的骄傲,必须由她自己来维护。

帮主流云百世是个公正并且强悍的男人,他没有拒绝程音。

这些人被踢出帮派后,加入的就是狂霸联盟。

那么,这是来寻仇的?!

PART.8

帮派战愈演愈烈。

狂霸联盟显然是有备而来的。也许是因为夜语潇潇几人的关系,他们对大漠荒狼的情况了如指掌,包括帮众的挂机点、帮派城池的防御信息等。导致他们一开打,大漠荒狼便陷入了弱势。

程音心头着急。如果不是因为她,夜语潇潇几人也不会加入狂霸联盟,更不会将帮派的信息透露给狂霸联盟。

帮派频道上乱作一团。

[帮派]故城:大家安静点。

[帮派]故城:在线的兄弟们报个数,全部集中到帮派城池去防守。你们尽量联系一下帮里不在线的人,把能上来的通通叫上来。

[帮派]故城:不要慌张。当务之急是守好城池。其他的损失了就损失了,城池不能丢。

故城在帮派里连发了数条信息,有条不紊地吩咐着在线的玩家。该做哪些,该如何做,他都理得清清楚楚,一字一句都带着让人莫名的安全感。

仿佛有他在身边,天大的困难也能安然度过。

帮派里在线的人,没有人比故城的分量更重。再加上他冷静清晰分析,很快,所有人都听从他的指挥,开始防守。

但情况并不容乐观。

在线的人合起来不过二十多人。而对方却有近百人,他们的目标很明确,攻城。

[帮派]故城:在的人都上YY听指挥。

程音也依言进了帮派的YY频道。没有人听过故城的声音,他一直就是个神秘的存在。这一次大概是因为战势紧急,而打字太慢的缘故,故城决定打破这份神秘感。

[悄悄话]故城对你说:小音,我是认真的。对不起!

在进入YY前,故城发了这句让她摸不着头脑的话。程音顾不上回信息,因为她正在帮派城池中,手脚麻利地给所有人上状态、治疗。

她并不明白他为了什么道歉。直到YY里传出故城的声音。

“有刺客吗?潜形去城外蹲着,不要打,只要盯着他们是从哪一路攻进来;奶妈全部在后面,全部给护城NPC加血;法师放一级暴风雪,别让他们进来;猎人放陷阱;战士等着冰完后冲进去群爆。所有人回来后都记得把点存在帮城里。我们的目标是守住这四个小时,而不是赢。报仇的机会后面还有很多。大家加油!”

故城的声音微沉,却铿锵有力。

这个声音,程音永远不会遗忘。哪怕过了三年,它仍旧像烙在心头的印记。

是裴城安。

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PART.9

这场帮派之战,因为裴城安,有惊无险地度过了。

第二天,全帮派的人都在谈论着这场战役。帮主大人对于狂霸联盟的行为大怒,不仅将狂霸联盟拉到了敌对帮派栏中,还在主城里花高价追杀了夜语潇潇和奶油小猫几人。

大家都在等待着大漠荒狼帮派对狂霸联盟的宣战。

程音在帮战结束后,就下了游戏。

她无法接受故城就是裴城安这个事实。

还有他说过的那些真真假假的话。

重进新傲啸江湖的时候,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重遇裴城安。

她只是想祭奠一下死去的初恋。然后却发现这段死去的爱情离奇地复活了。这让她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些匪夷所思。

晚上的时候,手机响了。

手机里传来的,是裴城安温柔似水的声音。

“什么事?”程音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

“对不起。”裴城安在那头道歉,声音有些轻颤,并没有帮战时指挥着几十个帮众的镇定自若。

程音没有开口。

裴城安便自顾自地说着。

他一直在游戏里等着程音回来,一直等到游戏停止运营,都没有等回程音。他以为她只是发小孩脾气,谁知她决绝得不留一丝余地。

删号,换手机,甚至留在F城,与他老死不相往来。

裴城安的心,也是破碎的。

游戏重新开服的时候,他忽然间发疯地怀念和程音一起玩游戏的日子。身后有个小小的人跟着,仿佛任何危险都化成了他的动力。

他回到了傲啸江湖,寻找最初的感动。

而那个叫陈音旧弦的素手,竟然也在这个傲啸江湖里。只是她已不是当初的她了。

她变得沉默、坚强,不再需要他的保护。

那样的坚强,让他心疼。

“不是每个游戏都会重新开始,也不是每段感情都有重逢的缘分。我想我们应该珍惜。”裴城安的声音淡淡的。

程音几乎可以想象出他晶亮的眼眸里,深深的期待之情。

那些曾经死去的感情忽然间又发芽生叶。原来这段根,过了许多年仍旧顽固地活着,一直在她心底。

她从没忘记过裴城安。

“也许,是的。”程音沉默了许久之后,终于开口。

陈音旧弦,故人已归。

三国擒雄

修仙幻想

仙魔劫至尊版

壁战神单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