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停尸房里的掌声

发布时间:2019-04-16 18:01:36 阅读: 来源:毛笔厂家

我有一个故事想说给你们听,那是我生病住院的时候和隔壁床病人瞎聊时,他告诉我的。

在我们这家医院的太平间有一位守夜人,差不多有五十多岁的样子,别看他岁数大,但是身强体壮,而且还有一个年轻有为的儿子,只可惜因为一场车祸,他儿子和儿媳妇一起离开人世,留下一个十多岁的小孙女。

哦,对了,这个老头姓杨,大家都习惯叫他杨老儿。

杨老儿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要做的事情除了照看自己儿子留下来的小孙女,就是照看死人,还真没什么其他事可做。

白天他要伺候孙女吃喝拉撒,到了夜晚,他就哄孙女睡觉,等孙女睡着了,他就去上班。

但是有时候孙女也会不乖,总是闹腾不睡觉,没办法,杨老儿又没什么文化,对于药物知识也不清楚,只知道安眠药可以帮助睡觉,所以每到这个时候就会给自己的孙女喂上少量安眠药,再匆匆的去上班。

杨老儿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受姑娘欢迎的人,因为他有一个特长——说书,那些姑娘们都老爱听他说书,有板有眼,声情并茂。

只是可惜,现在的时代说书并不能养活自己,没有人欣赏他的技艺,但是这项技艺却让他的生活多了一份精彩。所以,杨老儿总会等到半夜,对着死人过过瘾。

这天夜里,他又在说书了,说的正起劲呢,忽然他听到了鼓掌声。

杨老儿知道自己整天和死人打交道,早晚会见到一些古怪的事情,只是这真的碰到了他却还是忍不住头皮发麻冷汗直冒。

但是只有一声,所以杨老儿并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因为屋里就他是活物,他壮着胆子,再次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啪!

他没有听错!

在确定了自己并没有听错后,他浑身的神经接连这脑子开始经蹦,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杨老儿总是觉得四周冷风嗖嗖刮个不停。

愣了半晌,他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关掉太平间里的日光灯,躲进自己值班的小屋。

刚进小屋,忽然传来一阵音乐,这声音把杨老儿吓得够呛,三魂六魄都吓去大半,他颤抖拍自己的胸,才想起来,这熟悉的音乐是自己那老年手机的铃声:“喂?”

“我!”

听筒那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杨老儿定了定神才能正常和人通话。

只听电话那头的人问:“杨老,你那怎么样,过几天我要请个假,就没时间陪你瞎聊了,我这边和你说一下,你自己注意点就行!”

“哦,好好好!”

一听是熟人,杨老儿也有些许安全感,和他说了几句。

打电话这人叫李钱,是医院的保卫科科长,今晚轮到他值晚班,但是他老是偷懒,很少自己亲自来这里,一般都是打个电话,和杨老儿唠唠嗑就算是了事了。

杨老儿摸来一盒烟递弹出一根叼在嘴上,想着压压惊,这边李钱就想要挂电话了。

见人没人陪自己说话了,杨老儿就慌了,忙把他喊住:“诶,诶,别,别挂电话啊,我可能见鬼了!”

李钱扭头问道:“不会吧?杨老儿,你都在这里上班这么久了,别说你还害怕相信那些东西啊!”

“不,不是……”杨老儿的神情紧张,李钱听他嗓音不对劲,这才认真的问道:“怎么了?杨老儿,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杨老儿心有余悸,紧绷着神经,帮刚刚发生的诡异事件和李钱说了一遍。

听了杨老的话,李钱有些讶异,于是问道:“掌声?是不是你听错了?里面就你一个人,除非……”

李钱脸上闪过一丝惊慌,可又连忙否认道:“不可能!杨老儿,没事快睡觉吧,别胡思乱想,我先挂了!”

话没说完,他就把电话挂断了,大概是心情被杨老儿影响,大半夜的巡查中的李钱,自己绊了自己一脚,差点栽个大跟头。可是这会儿杨老儿怎么可能睡得着,于是第二天眼睛熬出了一片血丝。

从那晚起,太平间里总是时不时地响起掌声。而奇怪的是,杨老儿除那晚跟李科长提起过,就再也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他依然和以往一样,每天照顾着孙女和死人,也依然说他的快书,更甚至说得起劲了的时候,他会突然大吼一声:“掌声!”

然后那些掌声就会应时响起,配合得别提多默契了,这个时候杨老儿就会微笑地点点头鞠上一躬表示感谢,好像真有那么一群欣赏者。

可是这几天他突然都没有说书了,不过太平间里那干巴巴的掌声依旧还在,只是少了鼓掌的噱头。原来杨老儿的孙女死了,还是他自己亲手弄死的。

那天他孙女不知道是怎么了,比起以往还要不听话,又哭又闹就是不睡觉,眼看上班时间快到了,杨老儿就习惯性的拿出眠药,也许是孙女看上去太闹腾了,就比往常多喂她吃了几颗,结果发生了悲剧。

孙女死后,杨老儿的生活这下只剩下照看死人这一件事了,他依然如故,只是没事可做的他,呆在太平间里的时间明显多了起来。

这天夜里,李钱心血来潮来到太平间巡夜,其实也想看看杨老儿怎么样了,走到太平间的时候,太平间的门‘吱呀’打开一道缝,李钱看见杨老儿正在门缝里神清气爽朝他招手,可能是要他过去,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没事儿人。

李钱心里透出一些怪异,感到不安,于是问杨老儿有什么事,杨老儿也不回答,只让他进来说话。

看着杨老儿的样子,李钱也不好拒绝,只好带这忐忑的心情缓慢的迈进太平间的大门,一股寒气立马席卷了他的全身,让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赶紧问杨老儿到底有什么事。

杨老儿并没有回答也没有理会李钱的不安,只是自顾自的把他拉到里面。

李钱刚想坐到凳子上,杨老儿急忙将他拦住说道:“哎,李科长,你坐那边,挤什么啊,地方大着呢!”

这是太平间里那一声声的掌声也徒然响起,杨老儿一听,精神也向上提了提,对李钱说:“你们几个先坐着,我的说书时间到了,那些观众们都还等着呢,李科长你也一起欣赏欣赏!”

李钱看着空荡荡的凳子感到莫名其妙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在另一张凳子上坐定。

杨老儿也跟着一起找了个位置坐下,但是这刚坐下,突然又忽地站起来,貌似是想到什么,清脆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歉意地说:“不好意思,忘给你们介绍了,不熟悉一下,李科长你也不好和他们闲聊!”

杨老儿大步走到一张凳子面前探着腰指着李钱说:“他是我们医院的李科长,挺好的一个人!”他又转过身指着凳子方向介绍:“李科长这是我的一位老友!见面就算认识了,以后大家彼此关照啊!”

李钱看着那些个空凳子,心里忍不住的头皮发麻,连带着声音里都透着恐惧:“杨老儿,你别闹了昂?我没看见什么人啊!”

一听这话,杨老儿脸一板就不开心了:“别瞎说,他不就在你面前吗?人家已经伸出手等你好久了,你咋不跟人家握手呢?”

对于杨老儿的话,李钱本能反应的向前伸出了手,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背上拂过丝丝凉意,他浑身一哆嗦,磕磕巴巴地说:“杨老儿,你,你可别乱开玩笑,这事儿别瞎说,你,你说说,这人,谁,谁啊?”

不问还好,这一问,杨老儿顿时来了精神,扯开嗓门儿,姿势一摆响亮地说道:“他非旁人,乃鼎鼎有名的智者诸葛亮是也!”

杨老儿的人物回答,李钱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笑,还是应该哭,脸色微变,瞠目结舌。

可是这会儿,杨老儿又摇了摇头“不不不,看我这记性,人老了,诸葛亮陪刘备喝酒去了,他应该是我儿子,对,他旁边的那是我儿媳妇,怎么样,是不是郎才女貌啊,嘿嘿。”

杨老儿的回答并没有安慰到李钱,此时李钱脸色更难看了一分,他觉得,杨老儿一定是因为孙女的死,打击太大所以精神失常了,一定是这样,李钱不断的在心里安慰自己道。

李钱僵硬的扭着脖子看着周围那些空荡荡的凳子,又看看摆满尸柜的太平间,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往他脑门上窜。

李钱抑制不住的惊吼了一声,撒腿就跑。然而说时迟那时快杨老儿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从李钱身后传来:“小贼,往哪里逃,吃俺老孙一棒!”

李钱闷声哎哟一声,后脑勺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打了一下,血顺着脸流了下来,还来不及反应,接连着身上又挨了好几下。李钱吓得腿都软了,连滚带爬,一边爬一边呼救:“快来人啊,杨老儿疯了!”

这一声喊把安静的空气硬生生开了一道口子,许多人从楼上窗户探出头,嘈杂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地响起来。

接下来几天,杨老儿一直呆在家里没有来上班,医院里疯了似得流传着各种疯言疯语。只不过后来杨老儿还是来了,只不过他是横着进来的。好多人都说杨老儿果然是疯了,不疯他不会从楼上跳下来摔死,更加确定这医院了那些流言的真实性。

杨老儿走后自然是要有人继续来当着守夜人的,接替他的是个姓李的老爷子,年龄和杨老儿差不多,而且也爱吼两嗓子,当然也有不同,李老头擅长京剧,唱起来也不含糊,别的不会唱,只唱《霸王别姬》。

这天,他唱的正是激动人心的部分,拖腔还没唱完呢,那让人毛骨悚然的掌声又来了。李老头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呀,本来他来这不吉利的地方上班都是不情不愿的。

这一吓,一大老爷们儿没忍住尿了裤子,忍受不了诡异的李老头魂不附体地跑到了保卫科。

保卫科李科长头上缠着绷带,正在那里打盹,见他慌慌张张的样子,问怎么了。

“鬼,有鬼…”李老头舌头打了结,费了好大劲才把事情说明白,李钱听后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地说:“咳,看我这记性,倒是给忘了!”

李钱一边安抚一边带路把李老头回到太平间。

在太平间门口,李老头深吸了口气,壮着胆子问李钱怎么回事,李钱也不说话,只是直径的从墙壁的某个十分不惹人注意的角落拿出了一个东西,看起来有点像录音机,其实也就是录音机。

李钱把安装在录音机里的电池扣掉,回头对着李老头得意地说道:“我的阿爹啊,你可要好好感谢这东西,要不是这东西,你还在那路边买着大蒜,收着垃圾呢。”

原来,李钱父母早亡,眼前的李老汉是抚养李钱长大是和他父亲一样的人。李老头卖了一辈子的大蒜,老了自然也没有所谓的退休金,他怕李钱说他吃闲饭,就在卖大蒜之余去人家里收集破烂来买。

李钱知道他的想法,就寻思着给他找份工作。思来想去,他感觉看太平间倒是个不错的差事。虽然比拾垃圾名头上好不了多少,但收入还是比较可观的。

可是这想法虽好但是这个位置并不缺人,因此问题也就来了。太平间的杨老儿,精神矍铄,不像一时半会儿就会和你说拜拜的人,想接他的班,难!

只要把那杨老儿逼走就没事儿了,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不,他就想出了这么个损招。其实李钱也就是想把杨老儿吓走辞职,只是没想到竟然弄死了人,不过好在目的达到了,这挨了顿揍也是他没想到的,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

“啪——”熟悉的声音响起,李钱的笑容凝固了。他看着手上的电池,把录音机挨在耳朵边。

“啪,啪——”掌声不断,可以确定声音不是从录音机里传来的。他表情怪异,循着声音走了过去。那是一个尸盒,那把那尸盒拉开,掀起盖在上面的白布,一张熟悉的面庞闯进他的瞳孔。

杨老儿!他的脸上表情有些狰狞,空洞的眼睛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恨意,李钱心里咯噔一下。

他看见杨老儿扬起无肉的头颅,用黑洞洞的眼睛逼视着他,动着下巴说:“祝贺,你的目的达到了,你演的戏真是好看!心够狠!”

然后抬起他那干枯的手“啪,啪,啪”的鼓掌干巴巴的掌声顺势响起,见状,李钱心脏猛然收缩“啊”一声晕了过去。

醒来后,李钱傻了!医生说他得了精神分裂症,妄想症,幻听幻视,总之是变成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傻子。

奇怪的是,李老头并没有听见什么声音,也没看到什么异常的东西。从此,李老头也有了生活中的两件大事,一是照看傻干儿子李钱,二是照看死人过着和死去的杨老儿一样的生活。

夜半三更,太平间里依然戏声不断。

鬼姐姐超人气新作推荐,人气指数:★★★★★★★

《死亡高校》

《死亡禁地》

《妖怪夫君萌萌哒》

---- 作者寄语:这篇文章的第一句话,是真的,也只有第一句话是真的,鬼妹妹迫切的想和你们分享这个故事。

江都地区柔版印刷机

南京印刷材料

南京印刷品报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