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桥头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9-04-16 19:29:44 阅读: 来源:毛笔厂家

陈宇发现最近班上的同学变化一个比一个大,大的几乎都不是原来的样子了。

比如李哲,标准的竹竿型瘦子,走在路上,似乎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可是三天休假回来后,竟然变成了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

再比如张文这个如同大母猪一样的大胖子,四天假期回来后竟然成了一个身材苗条的瘦子!惹得好多女生每天围在张文身边,问他是怎么减肥的。

陈宇也很好奇,好奇的是张文变化怎么这么大?于是下课的时候,陈宇来到张文身边。

“嗨,你说,张文,咱俩平常关系怎么样?”

陈宇一脸正色的问张文。

“好像,好像就一般吧,怎么?你找我有事?是先给你说,借钱没戏,其他好谈。”

张文捂着口袋说。

“切,看你那小气的样子,谁问你借钱,我才没有兴趣,我只是想问你,你怎么变化这么大?到底是怎么减肥成功的?”

陈宇好奇的问张文。

“啊?你,你就是问我这件事?”

听了陈宇的话,张文变得很紧张,那样子就像是谁见到鬼一样。

“是啊,我就是想问你这件事,其他的没兴趣。”

陈宇说。

“啊,这个吗,就是,哎。”

张文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随后还没有说出什么话来,转身跑了,陈宇在其身后叫了半天,也没有将他叫回来。

一天,陈宇发现好友吴绍没来上课,便问吴绍舍友赵一文吴绍怎么了。

“我又不是吴绍本人,他去哪了也不会给我打招呼,所以我哪知道他去哪里了。”

赵一文冷冰冰地回答,那口气,那样子,仿佛和吴绍有很深的仇恨。

“哎,你们不是一个宿舍的么,平常关系不也是很好的么,怎么现在说话是这个态度?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陈宇奇怪,平常这两人关系还不错的,就在上一周,吴绍过生日,请了自己和赵一文去餐厅吃饭,吴绍和赵一文都喝得酩酊大醉,相互搂着说彼此是兄弟,怎么才过了一周,就成这样了?

沉默了会,赵一文开口:

“你是真的想知道吴绍去哪了?”

“那是当然了,他是我好哥们!我当然想知道他去哪里了。”

陈宇对赵一文的问话很奇怪,但还是相当认真的回答。

“嘿嘿嘿,好哥们吗?真羡慕他有你这样的好哥们啊,既然你这么想知道他的消息,那好,晚上十二点桥头见,我会告诉你一切的。”

赵一文神秘地笑笑,随后走了。

陈宇有些发愣,桥头?哪个桥头?瞬间又反应过来,赵一文所说的桥头,显然就是校门口旁边的一座桥。

那座桥是一座石桥,据说是清代的时候就有了,屹立了这么多年,却没有坏掉的迹象,虽然有些摇晃,但一直没有完全塌掉。

为什么要去那?陈文不安的想,难道赵一文故意吓自己?嗯,一定是的,就算赵一文不吓自己,自己也会去的,毕竟,吴绍可是自己最好的哥们。

打定主意,晚上十二点时候,陈宇独自来到桥头。

月明星稀,夜风寒冷,陈宇等了好一会,就是不见赵一文,又等了一会,还是不见,难道赵一文放了自己鸽子?

陈宇心里很不爽,自己和赵一文的关系还算是可以的,他为什么要放自己鸽子啊,陈宇想不明白,难道,他有什么东西在隐瞒自己?或者,吴绍的消失和他有脱不了的关系?

想到这,陈宇心里一惊。

突然,不远处一个黑影闪过,但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是你吗?赵一文?你怎么才来?咦,怎么又不见了,这么晚了,不要玩躲猫猫,有啥意思。”

陈宇一惊,急忙大叫,却没人回答。

“我说赵一文,你有意思没意思,自己约我来的,现在又玩这一手,你到底是想干嘛?”

陈宇继续大叫,但其实内心很忐忑,他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

他也是人,我也是人,我还能怕他不成?定定神,陈宇走到黑影消失的地方,一片柳枝挡住视线,深吸一口气,猛地拨开,等看清里面的东西后,陈宇大吃一惊,里面竟然是一个人头!

“妈呀一声。”

陈宇吓得跌坐在地上,随后再仔细一看,正是吴绍的人头,并且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但是不像是惊喜,而是一种抓到猎物的狂喜!

陈宇晕了过去,他实在受不了如此惊恐的场面。

陈宇醒来时候一个身影站在面前,是吴绍,微笑地看着他,而且并不是只有一个头,全身都在,有胳膊,有腿,看起来就是一个正常人嘛。

原来刚才看错了!陈宇一阵惊喜:

“吴绍,太好了,我刚才还以为你只剩头了,原来我是看错了,太好了,我……”

陈宇想伸手抱住吴绍,却发现控制不了身体!眼睛向下一撇,惊恐万分,自己的身体竟然没了!现在的自己只剩一颗头颅!

“我……我!我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身体呢?我的胳膊呢?我的腿呢?我的身体部位怎么都不见了?”

在陈宇大声叫喊的同时,猛地,陈宇脑海中闪过一个可怕的事实:刚才看到的吴绍确实只有一个头,而现在自己只剩一个头,吴绍夺取了自己的身体!同学的那些夸张变化清楚了,原来大家都夺了别人的身体!

“看来你明白了,你还真是聪明啊。”

吴绍活动着胳膊狞笑着说,“那天晚上我来到这,看到赵一文的头,吓的也是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赵一文夺取了我的身体,而我只剩一个头在这待着,实在是太无聊了,不过幸好你来了,恩,所以为了能活动,我就夺取了你的身体,我感觉,这个身体挺合适的,虽然没有我原来的身体好。”

“我们不是好朋友么,你为什么要夺我身体。”陈宇绝望了,无力的叫着。

“在这种事情上,我觉得活下去才是第一要务,对了,祝你早日找到新的身体。”吴绍邪恶地笑笑,转身离去。

扬州印刷图库

南京印刷设备

泰州地区产品包装印刷

扬州地区UV印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