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停尸房诡事

发布时间:2019-04-16 19:30:27 阅读: 来源:毛笔厂家

活人,向来是不愿与死人搭上关系的,犯忌讳。老人都说人的身上有三把火,火气旺的人,百鬼避,万福趋;那些经常与死人打交道的人,身上的火气就会越来越弱,久而久之,各种坏事也会慢慢找上身来。不幸的是,我就是那些与死人打交道的人。

我的工作,是看门。看停尸房的门。

2012年,我大三。临放暑假前一个天,我妈给我打电话来说我爸的腿在工地伤了,现在在医院躺着呢。我火急火燎的刚到医院,就看见我爸跟我妈吵吵着非要出院,嫌在医院里花钱多。

当时天气很热,在火车上被蒸的头晕脑胀的我心头一阵火起,觉得我爸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不知轻重,好劝歹劝终于让他答应在院里再住一个月,等好一点再回去。

在医院里其实是很无聊的,起身上厕所之类的活我爸他自己也做得到,再加上还有我妈看着,陪了我爸待了半个月后,我决定去找份兼职,多少为家里做点贡献。结果这一找,找出事来了。

有过兼职经历的朋友可能知道,一年中有两个时间段兼职工作特别不好找,那就是暑假跟寒假。学生们一放假,老板立马就不愁活没人干了。因为我们学校放假本来就比较晚,再加上我还在医院耽误了半个月,我一连找了好几家小公司都没结果。正当我想去当网管的时候,手机上的一个兼职软 件却给我传来了信息。

“你好,张先生,你的简历我们已经看到,工作申请成功。请在明天下午四点前到彩虹路52号抱到。”看到这条信息,我愣了下,怎么会这样?

在软 件上,我确实申请过一份工作,月薪5000,包吃住,工作内容却很简单,只写了个看大门。当时我申请的时候,完全就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投的简历,没想到竟然中了。不过看大门月薪5000,怎么想都不可能。我笑了笑,把手机扔到一旁没当回事。

第二天下午两点的时候,我被来电铃声给乱醒了。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是一个未知的号码。

“喂,你好。”

“你好。”电话的那旁传来了一个甜美的女声:“张先生,再次提醒下,您需要在今天下午四点以前来我们公司一趟吆。请您务必不要迟到。”

啪的一声,电话挂断了。我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有些犹豫的想到:要不就去趟看看?反正在本市,吃不了亏。下定决心后,我洗了个凉水澡,从百度地图上查了查,坐上了通往彩虹路的14路车。

14路车子很破,车上的人也很少。大约做了半个小时后,我到了目标站点。下车后,顺着百度地图的指导,走了大约半小时后,我到了目的地,一见那个牌子,我当时就懵了,上面写着“XX殡仪馆”,靠,我说工资咋这么高,原来是个殡仪馆!

站在门口,我犹豫了,说实话,我以前对坟墓和殡仪馆之类的场所向来是敬而远之的,不吉利。不过转念一想,为了自己下学期的学费,我还是毅然走了进去。

进门以后,我到前台一说自己是来应聘工作的,前台小姐立马把老板叫了出来。老板把我叫进了办公室,一口一个兄弟叫着,又是端茶又是倒水搞得我挺不好意思的,老板让我从明天开始上班,值夜班,工资每月5000,再加上一天10块钱的饭钱。我当时也是被钱迷了眼,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完全忽略了老板异常的热情。

回到家我妈问我找了个什么活,我支支吾吾说去工厂里当保安,我妈也再没细问,就这样,第二天,我正式开始了这份工作。

我所在的那个殡仪馆虽然不大,但是却好像很有名,24小时营业,接待之类的活全由前台的刘姐做,我就是干坐在前台后面,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人士出入。

但不是我说,正常人有几个闲的没事去殡仪馆的?死人身上也没什么东西好偷的,所以说我这活完全就是完全的飙时间,上班玩手机甚至睡觉都没人管,刚开始我还挺不好意思的,但是也没人说我,甚至有好几次刘姐还贴心的给我拿来的被子,这一来我胆子也就慢慢越来越大了,但是晚八点到明早八点,我还是安稳的呆在殡仪馆前台那边。

转眼就过了二十多天,马上就到结工资的日子了。第三十天下午,我正窝在家里睡觉的时候,刘姐忽然给我打电话说让我今天早点过去,她家里有点事今晚不能来上班了,让我自己一个人照看着点,有事给她打电话。挂掉电话后我一看,已经是下午6:30了,匆忙洗刷后,我赶紧打车去了彩虹路。

下车后,我忽然想起自己还没吃晚饭呢,便在殡仪馆旁的小摊前买了两个肉夹馍。卖肉夹馍的大妈一边坐着肉夹馍,一边偷偷的瞄我,好像我脸上粘了什么东西。给我肉夹馍后,大妈把摊子一收,看样子是准备回家了,看到这我不禁有些好奇,因为现在才晚上7:00,恰恰是人流的高峰期,虽然说这条街本来也没啥人。

“这么早就收摊啊?”

“嗯嗯,肉都卖完了,早点回家吧。”大妈一边说一边往前走。

我知道她在骗我,因为刚刚我明明看见锅子里的肉最起码还有一半,不过我也没说什么,毕竟这跟我没什么关系。

进了殡仪馆,刘姐对我打了个招呼后便匆匆拿着包走了,我熟练的走到前台后面,坐到沙发上给自己下了壶茶,毕竟今晚只剩我一个人了,再睡觉就说不过去了。

时间滴滴答答的走着,我坐在沙发上有些闲的无聊。然而正在此刻,有人进来了。

有人进来了?我震惊的看着摄像头,一个黑影此刻穿过了大门,正往这走来。一般家里如果有白事要用到我们的话都会提前预约的,大部分是通过打电话的方式,我来这干了一个月,还是头一次看见有人在晚上12:00来的。

不过人既然来了,我说什么也不能怠慢,赶忙起身走到前台上。不一会,人就进来了,是个男人,三十岁左右,一身黑色风衣,还带了个帽子遮住了大部分脸。他径直的朝我走了过来,不知为什么,听着他的脚步声,我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好像来的不是一个人,更像是一头老虎。

他径直的走了前台上,停了下来。我勉强露出了个僵硬的笑容,说道:“你好,先生,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我家里有人去世了。”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废话!要是家里好好的来这干嘛?我在心里吐槽着,不过脸上却换成了一副悲痛的神情:“节哀,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

那人接着说道:“把你身后的那份价格单拿给我,我看看。”我点头,正当我想要转身的那一刹那,我忽然发现了一个令我毛骨悚然的细节:桌子上正对着他的的镜子,没有映出他。

看到这一幕,我浑身的血都像是要凝固了,几乎要放声叫了出来。难道是镜子的反光问题?我把身子往前凑了凑,一边偷瞄着镜子一边说道:“对不起,能再说一遍吗?我没听清。”

镜子上,只有我一个人。

“你能把你身后的价格表给我吗?”他再次重复了遍,语气有些不耐烦了。我呆呆的看着他,汗出如浆。脑海里浮现出了刘姐走时急匆匆的模样。

“把价格表给我!”他几乎是咆哮着说出了这句话。我依旧一语不发,只是身子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左手伸到柜子上把价格表一把给拽了过来,颤抖着递了过去。

他没有伸手去接,只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等他一走,我立马瘫坐了沙发上,手里紧紧握着脖子上的护身符,一个劲的念“阿弥陀佛….”

迷迷糊糊中我想起了很多年前,我听我爷爷讲过一个故事:“半夜在路上走,有人叫你莫回头!因为你一回头,你肩膀的火就会灭掉,下一刻,你见到的,不会是张人脸。”

线装画册制作

画册印刷厂家

宝应地区产品包装印刷

镇江手册印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