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位北京青年寻梦三江源之二

发布时间:2020-07-13 18:42:54 阅读: 来源:毛笔厂家

一位北京胡同里长大的年轻人在自己出生30年之后站在了长江黄河澜沧江的源头,这是一场怎样的意外,一位怀抱着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度过漫漫青春期的年轻人如何开始他真正的旅程?

听大志讲述他的科考故事,读到他经历的一切,总能感同身受一般,在一阵触电般的感动过后,体味到一股生活的热度,我们真该坚信我们坚信的,一直这么走下去,不管不顾。

在此,我将大志的故事推荐给大家,希望半月谈网的读者能够喜欢。

主要人物简介:

杨勇

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中国治理荒漠化基金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独立探险科考者

王方辰

北京生态文明工程研究院生态人类学研究室主任

站在海拔3800米的牛背山顶

6月29日 牛背山,3800米

我看到徐子琪很早就站在了旅馆的门口,门外依然笼罩着昨夜雨后留下来的浓雾。她双手插着腰,直直的站着不动,头探出去打量着远处朦胧的雾色。二楼的小过道里传来李大师的咏叹调,震掉了一些破旧旅店的墙皮。

果然,与那最后的晚餐不同,今天的早餐是加了鸡蛋的白水面条,可能是饿了,感觉非常美味,吃了两大碗。

在众人发出的巨大的咀嚼声中,徐子琪独自站起来走出门外,穿过面前泥泞破碎的公路跑到街对面开始东张西望。看着徐子琪的背影,忽然我想到了在出发时她与丈夫不顾一切的激吻,拥抱的很紧,用情很深。

每一个人都红肿着眼睛,也许昨夜都因为蝇虫的骚扰失眠了。当我昏昏欲睡时,屋子里那盏25瓦昏黄的电灯泡依然亮着,墙壁上投下飞动的黑影。猴子和扬帆窃窃私语,陈灏在打着电话。杨勇忽然推开门用眼光扫视了一下屋里的情况,然后默不作声的关门而去。紧接着,停电了。

漆黑中不时有轰鸣的货车从门口那条破旧的道路上驶过,车灯的强光扫过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我看到陈灏瞪着眼睛看着窗外,嘴巴不住的蠕动,似乎在咒骂着什么。没有车子愿意停留在这个没落的小镇上,不论夜已多深,只留下轰鸣和一闪而过的强光。

这个地方叫“新沟”,可它一点都不新。318国道像直肠一样穿过这个镇子的全身,两边灰色的水泥板楼上挂着掉色破裂的霓虹灯,长满锈迹的卷帘门比比皆是,破旧毫无生气的关着。店老板说这里曾经是个重镇,它辉煌的时候,满街都是“红灯”,到处都是拎着酒瓶子醉醺醺的长途货运司机。他们把车子停在镇口,在镇子的小酒馆里填饱自己的肚子,用酒精冲昏自己的大脑,然后像饥渴的狼一样只用鼻子就能找到女人,用皱巴巴的票子打发掉一路的寂寞。如今这里成了鸟都不拉屎的鬼地方,这里没有利用价值被像垃圾一样仍在了深山里,就因为这里的木头都被砍光了。

七点钟的时候,车队要出发了。我匆忙从炉台上拿起一个熏得黝黑的铝壶将自己的行军壶灌满白开水。车在路边轰鸣起来,从排气管中冒出带着湿气的黑烟。

穿越过二郎山隧道,天气一下晴朗起来,二郎山像堵墙一样把所有的水汽与阴霾都挡在四川盆地的沟沟坎坎间,在距离隧道口还有几百米的时候就看到了泛着暖色的阳光。出洞不到三公里,车队转向庐定南面的牛背山。山脚下杨勇说了句合辙押韵的广告语“牛背山是川西最佳的观景平台,站在海拔3800米的山顶,东望峨眉、西看贡嘎、北看夹金,南看营盘,是川中名山都能尽收眼底。”

车在过去伐木工开出的泥泞小路上小心翼翼的前行,车轮不住的打滑,发动机发出崩溃般的巨响,不时扎到山上滚落的碎石,车身在悬崖的边上剧烈的晃动。车子行至半山腰一头冲入了浓浓的雾中,水汽很重,在山脚下看牛背山,云在山腰,好似仙境,真的入了仙境,反而看不清一切了。

路边的山涧很深,对面山坡上一层薄薄的次生林覆盖着光秃的山脊,路旁不时出现一些私矿的矿洞,有些还在进行采矿,不时有脸色黝黑一身泥水的矿工,拖着沉重的柳条筐从狭窄的矿洞中爬出来大口的呼着气。黄色的泥水顺着道路流下来,染黄了路边的所有一切。

山顶上依然云雾缭绕,看不清距离50米外的一切,山下说的所有一切现在全部都看不到,所有人在山巅的简陋矿工工棚中吃了一顿方便面午餐,我便与陈灏一起向牛背山3700的峰顶进发,其他人则无所事事的等待着云开的那个时刻。

距离山顶还有几十米的时候,一群野马围绕着堆矿泉水瓶子,我觉得能把垃圾丢在这么高西宁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山顶的人,也该值得称赞一下。看数量很多,不知道是谁有这么大体力把这些水容器丢上这么高的地方。到现在为止,我只带了一壶水,而且觉得是个累赘。

一群马在牛背山的最高点上吃草,我站在山巅盘旋着看着周围的一切,没有一览无遗的开阔,也没有见到对面的雪山,只是这样傻站着,注视着忽然从浓雾中走出来的马儿。这里就像是幻境一样,我只知道我站在了3700米的高度,脚下是万丈深渊。陈灏围着山头不大的地方转了几个圈子,打着凉棚远眺了一会,然后挥挥手扫兴之极的招呼我返回营地。

回来时队员已经开始打牌,在自然面前,我们只能选择等待,等待云开雾散的时刻早点到来——嘿,这还真像我的人生!我看很像!

山顶上没有电,也没有灯光,山顶上只有浓重的水雾,想来也不可能看到星星,在夜晚到来前,慌忙整理好睡袋,期待着夜晚来临。徐子琪要在工棚的最里面用湿纸巾擦身体,我们自觉的走出了工棚,重新回到了浓雾中。所有人背对背的站在一起,漫无目的的看着周围白色的一切。一种厌烦的感觉浅浅的浮在心里,不便于表达南昌治疗银屑病的医院出来。也许只是因为那湿漉漉不见天日的厌烦,因为我们所有人都离开工棚站到湿漉漉的水气中去,茫然不知所措。

李大师说过他干的无数种职业,但我只记住了他是一个摄影师,而且现在正在为《国家地理》杂志供稿。我猜想他还干过歌剧演员,因为他总是唱着咏叹调。其他的我都忘记了。他无比憎恨浓雾,总是在唠叨。牛背山上度过的一夜让他总是闷闷不乐。当我们都围坐在蜡烛旁边瞎扯淡的时候,他已经横卧在木板床上睡了,但我听见他不住的翻着身子。

杨勇蹲坐在一个板条箱上,眼前是一只快烧尽的蜡烛笼络出的光环。他的半张脸隐藏在黑暗中,用一只手不停的向嘴里送着用铁板烤熟的南瓜子。我试图与他扯近关系,以便听到一些关于他冒险的故事来度过这无聊的夜晚。杨勇似乎并不关心我的好奇,每当我问“队长,你这几年来是怎么过来的?”,他总是用一路上看到的褐色脏水与遍布的私矿间显现的滑坡情况遮掩过去。到了后来,所幸我也不问那些没用的个人经历了,只是顺着他的喜好问一些关于地质灾害的东西,他说的头头是道,但我听得满头雾水。每当他说完一个问题,我总是目光呆滞,张着嘴巴不知道该如何接着聊下去。王方辰在旁边耐心的为我解释杨勇所说的一切。

这是个奇妙的夜晚,昨天在新沟的破旅馆里每个人都沉默不语,今天在这个山巅上的工棚中,借着微弱的烛光,我们开始讨论地质问题。杨勇70岁父亲坐在板条床上,在黑暗中看着这里不住的微笑,杨帆和猴子早早钻进睡袋里,在棚子的角落里窃窃私语,徐子琪此时不知道消失在哪里了,和我们这帮男人保持着必要的距离。我和陈灏表现出一种崇拜,围在低矮的小桌子旁,看着坐在板条箱上的杨勇讲着那些地质灾难,王方辰像是个外语翻译,为我把那些稀奇古怪的名词翻译成可以理解的白话。这里像是一个简陋的茶馆,我甚至忘了跑这么远的山路,爬到这座被雾气包裹着的山顶上来是为了考察。

焦作工作服定制

泸州西装设计

广西工服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