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泸州一农村青年当义务维修员免费为村民送光明《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8 19:15:23 阅读: 来源:毛笔厂家

3年前,高德平开了一个五金小店,凭着他的手艺,小店的生意比别家都好,但他却没赚到钱,反而赔了本。

几年来,高德平义务帮乡亲们安灯换线,尽管生意亏了钱,但他却说——“没什么吃亏的,看到乡亲们满意,我就高兴。”

25岁的高德平是纳溪区打古镇徐家村二社的一位普通农村青年,2014年,他获得了纳溪区道德好青年称号。

安灯换线随叫随到

“收啥子钱嘛,能帮就帮”

1月9日上午,高德平背起工具箱,匆匆往外赶,“有人打电话来说,家里的灯不亮了,让我去看看。”走过一段泥泞烂路,爬上一个小山坡,土墙砌成的平房前,两位上了年纪的农妇有些焦急地站在门口。直到看到高德平的身影,她们赶紧上前,指着门前的电灯让他帮忙检查。

高德平立即拿出工具,踩上条凳,开始检查。“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开关出问题了,我帮你换一个就可以了。”很快,电灯又亮了,高德平收拾好工具,道了一声再见,便离开了。

在纳溪区打古镇徐家村,高德平的手机号码被绝大多数村民记着。村民们说,家里线路出问题,一个电话,高德平总会帮大家解决,至于工钱,他从来不会提。

尽管高德平学历不高,但他有一身好手艺,跟着父亲干了五六年泥水匠,又自己琢磨学会了水电安装。3年前,高德平开了一个五金小店,凭着他的手艺,小店的生意比别家都好,但他却没赚到钱,反而赔了本——“都是乡里乡亲的,帮个忙,收什么钱。”

徐家村3社的李德富说起高德平,竖起大拇指。李德富清楚地记得,他请高德平来家里帮忙修电灯,结果发现是电线老化,需要重新更换电线。高德平忙活了半天,没收他一分工钱,连60多元的材料费也没让他付。

村民张远科修房子时,因为村里的便压器保险小了,负荷一大就会烧,高德平便一直站在便压器旁,负责换保险。从晚上7点到凌晨12点过,站了五六个小时,依然没有要一分工钱。

“乡亲们能叫我帮忙,是对我的信任,即便是吃点苦受点累,也无所谓。”高德平说。

供电所的“外援”

“遇到急事,就去帮忙处理”

除了乡亲们随喊随到,高德平还是当时供电所的“外援”。“供电所在镇上,等他们赶过来有时来不及,我就去帮忙处理。”碰到这种急事,高德平会放下手中一切事情,赶过去处理。

去年夏天,正在做泥水匠活的高德平接到当地供电所的电话,称村民罗武志家电表突然起火,让他帮忙处理。二话没说,高德平骑上摩托车就去了,“骑了半个多小时,到的时候电表已经烧糊了,再迟一点,可能会引起火灾,如果把便压器烧坏了,周围300多户村民用电都要受到影响。”等高德平把电表电线重新换完,已经过去大半天的时间。这一次,他同样没收一分工钱。

先给材料再收钱

“等他们手里宽裕再付钱给我都可以”

“他很大方,所以赚不到钱。”说起儿子高德平,父亲高启民笑着给出了这样的评价。投资6万元开五金店,3年多来却只收回了3万元。“另外3万元都是乡亲们未付我的货款,他们没付钱肯定是手里不宽裕,等他们有了会给我的。”3万元未付的货款,高德平手里没有一张欠条,他说他相信大家。

欠下货款最长的一户已经有3年时间了,这户村民家里老人生病,经济很困难,高德平一直没催过对方付款。欠他货款最多的一户有8800元,已有一年多的时间,“这户村民当时才修完房子,家里确实拿不出钱来,我也没催,等他们手里宽裕再付钱给我都可以。”高德平说。

3年多来,高德平走家串户帮忙安装,帮忙维修,骑烂了两辆摩托车。3年多的时间里,他更多身份是山村里的“义务”维修员。

记者 周菁

浴血长空手机版

植物大战僵尸2手机版

尘缘手机版

弑沙天下无限体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