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电话敲诈何时了丰宁警方侦破系列电话敲诈案纪实

发布时间:2020-11-23 04:11:10 阅读: 来源:毛笔厂家

自2009年以来,在丰宁满族自治县的几个小山村里,一些犯罪嫌疑人通过各种渠道购买成批的手机卡、银行卡和个人信息,冒充黑社会打电话实施敲诈勒索。近七年来,丰宁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368人,破案3700多起。但金钱的诱惑,让不法分子仍如飞蛾扑火——  丰宁满族自治县公安局打击电话敲诈犯罪专案组从2009年成立一直延续至今。据专案组民警介绍,从事手机敲诈勒索人员主要来自该县西官营乡、选将营乡的5个村庄,以及相邻的两个隆化县的村庄。地处偏僻,经济落后,20世纪90年代初,当地不少村民选择在北京市朝阳区东坎的图书批发市场打工。刚开始,他们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身份,给各个公司企业打电话推销税务工商之类的书籍,其中一些公司知道他们是骗子,收到书后并没有支付高额书款,他们就打电话辱骂恐吓对方,买书的人不胜其扰,只好把钱打给了他们。于是,一些人就觉得不卖书,光靠打电话威胁,也可以挣到钱。2006年,第一起案件发生了。一位肖姓农民通过拨打威胁电话的方式,先后敲诈钱财30余万元,自此吸引了更多村民加入进来。  随着案件数量的急剧增长,利用手机敲诈勒索区域性犯罪行为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2009年6月11日,承德警方集中打击专项行动在丰宁正式拉开序幕,一大批涉案犯罪嫌疑人被抓获,案件数量得到控制。  半个小时敲诈1万元  据民警介绍,犯罪分子基本上都冒充东北黑社会的身份,拨打受害人电话,以对方得罪了人为由相要挟,迫使对方就范。在警方提供的一段监控录音中,记者了解了敲诈的全过程,短短23分钟就敲诈了一万元。  一位自称“东北四小龙”之一的“龙哥”,以东北口音拨通了在北京工作的一名男子的手机。一上来,“龙哥”便说出该男子的姓名和家庭住址,说他得罪了人,有人要报复他。“龙哥”自称能量很大,希望该男子掏钱了事。  一通威胁后,这位老实本分的男子十分紧张,答应支付1万元消灾。  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受骗者的社会关系大都相对复杂,在黑社会的威胁下,往往会一时思维混乱。“山西一个矿主,正好与他人有纠纷,接到威胁电话后,认为是对方雇黑社会收拾他,很快就同意支付100万元花钱消灾。最后,矿主觉得不对劲儿,只汇了10万元。”  个人信息贵至一条5元  在专案组办公室内,记者见到了警方查获的大量手机、手机卡、银行卡和个人信息。民警告诉记者,查获的个人信息让人触目惊心。“前不久,我们查获了一起案件,犯罪嫌疑人手里掌握了北京、天津两地6个中小学校全部学生和父母的手机号、家庭住址等信息。”民警称,许多家长都接到了威胁电话。另外,北京一家老字号商铺的老板曾被敲诈了10万元,国内一家知名电商的老总也被敲诈了10万元。社会影响特别恶劣。  由于管理上的漏洞,犯罪分子作案时使用的手机卡、银行卡在许多地方都可以成批购买。这些手机卡都是由网络虚拟运营商发放的170号段手机卡,都是实名登记。不少用于购买手机卡的身份证,都是一些商户利用市民在购买其他商品或办理其他业务时的身份证复印件。  即使审核更加严格的银行卡,同样能批量购买。“不少大学生,为了挣零花钱,会用自己的身份证到银行办卡,一张银行卡的费用最高10元,但转手就能卖200元。”民警称,这些银行卡大多数通过卡贩流向了从事电信网络诈骗人员手里。  对于个人信息,流出的渠道也五花八门。“学校、4S店、保险公司、各类会议,都有人为了牟取私利,对外销售个人信息。”民警称,这些信息的价格也差距很大,“便宜的一条几分钱,住在北京二环以内的个人信息最贵,一条5元。”  尽管警方一直没有放松打击力度,但令办案民警困惑的是,几乎所有被骗的受害人都没有在第一时间报案。“犯罪分子在敲诈成功后,就会直接把手机卡和银行卡损毁,加上受害人不愿承认曾经上当,造成许多案件无法定案,一定程度上纵容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民警称,由于核定的赃款数额要远低于实际发生的数额,不少犯罪分子在刑期结束后会继续作案。  ■ 警方提示  接到敲诈电话要及时报警  据专案组民警介绍,家住丰宁的犯罪分子基本都不在本地作案。“为了逃避警方侦查,他们会开车四处游荡,两三个人一伙儿,一边游玩,一边打电话。”民警称,犯罪分子一般都不住宾馆,住的都是日租房,“不用身份登记,交钱就可以入住。”  由于敲诈的金额少则数千元,多则上万元,犯罪分子的生活也悠闲而奢靡。收入的巨大差距,无形中诱使更多人参与到了手机敲诈勒索中来。“从2009年以来,我们共破获手机敲诈勒索案件3700多起,抓获犯罪嫌疑人368人,这些人的年龄大都在20岁到45岁之间。”  2015年12月15日,记者在丰宁看守所见到了刚刚被捕的犯罪嫌疑人王某。1989年出生的王某介绍,他以前是水暖工,每天工资120多元。尽管工资并不算低,但面对周围一些人富足的生活,他也想尽快发家致富。“过了中秋节,我就和一个朋友开始干这行。一个月成了两三份,弄了不到一万元。”王某说,他刚干了一个月就被抓了,现在觉得很对不起父母、妻子和刚刚3岁的孩子。  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要想从根本上根除电信网络新型犯罪行为,除了警方努力外,电信、金融等部门也要加强监管,真正落实手机卡实名制。如果买不到手机卡,犯罪分子就不敢从事这个行业。另外,人民群众在接到此类电话时,不要简单当作骚扰电话挂断,最好及时向警方报案。这样警方就会第一时间获得线索,掌握他们确凿的犯罪证据。只有大家共同努力,才能真正取得成效。薛树旺

尤果网杨晨晨(sugar小甜心CC)性感爆乳666人体艺术写真

00后美女张子枫纯白可爱写真照

洛千栀baby合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