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加沙何日能止血

发布时间:2020-07-13 11:35:03 阅读: 来源:毛笔厂家

7月8日,以色列国防军以报复加沙地带巴勒斯坦武装发射火箭弹为由,对加沙地带发动代号为“护刃行动”的大规模军事行动。持续月余的新一轮加沙冲突,已造成加沙地带大量人员伤亡和重大财产损失,令这个本已遭遇严重人道主义危机的巴勒斯坦自治地区雪上加霜。截至8月中旬,由埃及调停的三轮谈判均以失败告终,忍受着伤痛的加沙依然难以“止血”。

8月24日,在加沙地带南部城市拉法,人们查看被以军空袭炸毁的大楼。 23日,以色列首次以高层民宅为目标进行空袭,摧毁加沙城一栋12层住宅。数小时后,以方24日晨再度空袭摧毁拉法一栋7层办公楼,严重损毁加沙地带一栋两层购物中心。美联社称,以方近日军事打击传递冲突升级的信号,打击大型建筑似为以色列新战术内容。新华社发(哈立德·奥马尔摄)

巴以冲突缘何升级

加沙地带与以色列比邻,被夹在以色列和埃及之间。这块只有36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居住着近180万巴勒斯坦人。追溯历史,加沙地带在1948年的第一次中东战争中被埃及占领,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中又被以色列夺走。2005年9月12日,以色列时任总理沙龙毅然实行单边撤离计划,驻扎在那里的以军和定居点的犹太人悉数撤出,结束了以色列长达38年的占领,加沙地带交由巴方管理。2007年6月中旬,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在同巴民族权力机构主流派别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内斗中,夺取加沙地带的控制权至今。

哈马斯历来把以色列视为死敌,坚持武装斗争路线,以实现“把以色列赶到大海里去”的政治纲领;而以色列则把哈马斯定性为“恐怖组织”,欲除之而后快。从撤离之日起就一直严密封锁加沙地带的以色列国防军,同哈马斯等加沙武装冲突不断。以报复哈马斯火箭弹袭击为由,以军于2008年和2012年发动的“铸铅行动”和“防务之柱”两次军事行动,给加沙地带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和基础设施的严重破坏。哈马斯同以色列的仇恨也越积越深。

此次冲突升级的大背景,是今年4月巴以和谈无果而终以及巴勒斯坦内部和解协议的达成。对于和谈失败的原因,巴方指责以方在释放被关押的巴勒斯坦人问题上食言并继续扩建定居点;而以方则称巴方违背事先达成的共识,单方面恢复申请加入联合国及其下属机构的活动。同时发生的法塔赫与哈马斯和解协议的达成,更让以色列深感不安。以色列方面警告说,巴方必将为上述事件付出沉重代价。

在巴以双方矛盾不断激化的时刻,6月初发生在加沙地带的3名犹太青年和1名巴勒斯坦少年被绑架遇害的事件,便成了此轮冲突爆发的导火索。以色列认定3名犹太青年是被哈马斯所杀,而哈马斯则指认以色列要对巴勒斯坦少年遇害负责。于是,哈马斯等巴武装组织从加沙地带向以色列南部地区发射了数枚火箭弹,以色列便以报复为由对加沙地带发动了“护刃行动”,对哈马斯大打出手,酿成了烈度、伤亡和时长远超“铸铅行动”和“防务之柱”的此轮冲突。

也有分析认为,以色列此时发动“护刃行动”,除了回击加沙火箭弹的袭击,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瓦解巴勒斯坦内部阵线的统一。巴勒斯坦首席谈判代表埃雷卡特说,以色列发动“护刃行动”的目的就是希望巴勒斯坦长期分裂,将加沙地带与约旦河西岸地区分离,从而让巴勒斯坦建国梦想变得渺茫,破坏巴以实现和平的“两国方案”。

调解冲突缘何受挫

据巴勒斯坦卫生部门统计,截至8月19日,以军实施的“护刃行动”已造成巴方2000多人死亡、上万人受伤。以色列方面也有67名军人和3名平民死亡,100多人受伤。加沙人道主义危机的加剧,引起了人们广泛关注。在国际社会斡旋下,哈马斯和以色列曾数次达成临时停火,但大都未能成功实行。

截至8月14日,在多个停火倡议中,被巴以双方接受的只有两个,均由埃及提出。8月5日,埃及提出一个72小时人道主义停火倡议,成功邀请巴以代表在开罗举行了间接会谈。会谈中,巴方代表要求以色列从加沙撤军、解除对加沙地带的封锁、释放被关押的巴勒斯坦人、立即开始加沙重建;以方则坚称以色列有权维护自身安全,并要求解除哈马斯的武装。因双方立场无法调和,停火到期未能延长。之后,埃及再次提出8月11日零时开始的新一轮72小时停火倡议,加沙再次停火。经过3天间接谈判后,巴以代表团决定将停火期限延长5天。但是,停火形势非常脆弱,8月19日,长期停火第三轮谈判宣告破裂。

此轮巴以冲突升级的国际调解工作,比之前两次更加困难。缘何如此,至少有三个原因。

首先,随着中东政局变化,埃及“救火队”作用已不复存在。以往两次加沙停火的实现,都是与哈马斯和以色列均有良好关系的埃及发挥了主要斡旋作用。而此次,埃及的第一个倡议就遭到了哈马斯的断然拒绝。究其原因,是埃及与哈马斯的关系发生了根本变化。过去的埃及尤其是具有穆斯林兄弟会(穆兄会)深厚背景的穆尔西总统治下的埃及,被哈马斯看做亲密盟友,因为哈马斯历史上就是穆兄会的一个分支。而哈马斯对废黜穆尔西并把穆兄会定性为“恐怖组织”的塞西总统自然会有一种恶感,因而对埃及停火建议也不那么信任。

随着埃及政局的变化,卡塔尔和土耳其由于并不认同埃及对穆兄会的定性而与哈马斯逐渐走近。卡塔尔不仅接受了哈马斯政治局主席迈沙阿勒的安身之请,还成了哈马斯的最大“金主”。在卡塔尔和土耳其的大力支持下,哈马斯似乎认为结束加沙封锁时机已经成熟。故此,哈马斯力图通过此轮冲突升级压以色列解除加沙封锁。埃及方面认为,埃及停火倡议的搁浅,与卡塔尔和土耳其的因素有关。

其次,随着美国中东影响力的式微,华盛顿对内塔尼亚胡政府的约束力大打折扣。美国从不担心以色列会在加沙冲突中吃亏,绝对相信以军远超哈马斯的实力。因此,奥巴马政府并不反对以色列对哈马斯发动军事行动。同时,随着美国同伊朗关系的回暖,华盛顿对其铁杆盟友以色列的约束力已今不如昔。这次加沙危机发生一周后,美国国务卿克里曾前往调停,结果无功而返。

再次,巴以双方内部对停火意见不一。巴方派别林立,哈马斯虽然已同法塔赫达成内部和解协议,但在对待以色列的态度上依然是同床异梦,对加沙战事更是看法不一。另外,盘踞在加沙的伊斯兰圣战组织等众多极端组织与哈马斯对待停火的看法也不尽相同。即使哈马斯愿意停火,加沙任何一个武装组织发射几枚火箭弹便可把局势搅浑。

从以方来说,内塔尼亚胡面临着内外双重压力。一方面因巴勒斯坦平民伤亡日重,国际社会谴责加剧;而另一方面,持强硬立场的外长利伯曼等人坚决反对停火,甚至主张重新控制加沙地带;同属利库德集团的副防长达农更是不断指责内塔尼亚胡对哈马斯过于软弱。为了保障联合政府不致解体,内塔尼亚胡也不得不慎之又慎。

尽管如此,在国际调解的不懈努力下,只要双方能够坚持停火止暴,并在谈判中互谅互让,加沙长期停火的实现还是可以期待的。解除加沙封锁是解决巴以冲突问题的难题之一,不可能一蹴而就。哈马斯希望彻底解除加沙封锁,以色列希望完全解除加沙武装,短期内都不太可能实现。埃及提出的以色列逐渐放宽对加沙地带的封锁、恢复加沙重建,似乎是双方能够接受的唯一正确主张。(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唐继赞)

大同订制工服

东营设计职业装

河池订制工作服

浏阳订制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