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保城市运转户外工作者30严寒中坚守岗位《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58:20 阅读: 来源:毛笔厂家

保城市运转 户外工作者-30℃严寒中坚守岗位

挨冻忍饿,只为百姓乘暖车

采访时间:昨日9时30分

采访地点:公交20路站点

采访职业:公交车修理工

嗖嗖刮着的小风,吹的人脸一阵生疼,仿佛刀割着一般。12月14日上午,在20路公交车江滨公园场站内,王兴超爬到一辆公交车的底盘下,手里拿着扳手和螺丝刀子,拾掇“罢工”的采暖设施。一口气修了两三辆车,他的棉裤、衣服、袖子、帽子乃至脸上,沾满了漆黑的油渍。

室外温度已接近零下30℃,但他的身下只铺了张草席,身上蹭了不少的积雪。而在场站的空地上,一张海绵垫子却闲置着。王兴超说,每到入冬以后,公交车维修工就特别的遭罪,在外面待上个把小时,衣服很快就冻透了。公交车底盘本就不高,修车又没有正规的地沟,垫上海绵垫子人就钻不下去,只能拿草席子对付一下。

早八晚五,这一其他单位的作息时间,对于王兴超来说,却变成了一种奢望。由于气温骤降,公交车常出现冻管、滑料凝固、采暖失灵等问题。为了保障正常运营,让市民乘坐暖和的公交车,按班次检查车辆,成了他与同伴的必修课,长时间在室外作业。早上4点钟,他就得赶到场站。晚上9点以后,他才能回到家中。

王兴超今年25岁,曾经在汽配厂干过一段时间。4年前,他应聘到公交公司,现在是20路公交车队的维修技术骨干。在采访过程中,不时被过来咨询问题的司机师傅打断,他也没有消停一会。当记者问及,有没有解决个人问题时。他说,队里不少人还是光棍,“工作这么忙,也没有时间啊。”

上午10时,在场站的维修屋内,不到5平方米的空间,挤进了五六名维修人员。马上快到午饭时间了,但他们还没有吃早饭。这群人中最大的50岁,最小的只有20岁。趁着休息的空挡,有的人往嘴里塞几块饼干,有的人点燃一根烟。休息了十几分钟,他们又回到了岗位上。

在20路公交车场站的办公室内,车队的洪队长介绍说,维修人员的平均年龄仅30岁。温度低于零下25℃时,故障率要比平时高,是他们最忙的时候,场站没有专门的修车场,维修人员只能露天作业,“有时比公交司机还要辛苦”。

站好早班岗 棉衣一层又一层

采访时间:昨日早8时30分

采访地点:太平路光华街岗

采访职业:交警

毛衣外面是羽绒服,再外面是棉袄,棉裤里面是绒裤,整个人塞得鼓鼓囊囊。买鞋子也得大上一、二码,为的是多垫几层鞋垫……虽然如此全副武装,但上岗一会儿,还是会被冻透。即使全身被冻得瑟瑟发抖,即使是胳膊不听使唤了,她们的每一个指挥手势依旧保证标准。

昨日早间,根据中央气象局发布的实时气象信息,我市温度低至零下30摄氏度。市公安交警支队女子大队民警依旧在早6时50分之前到岗,一个“早早班”加上一个“早班”,“警花”们需要在低温下执勤两个小时,虽然每20分钟左右换一次岗,每个人都已被冻透了几遍。

女子交警大队黄丹说,7点多钟的时候,站在岗上,眉毛、头发很快都被罩了一层霜,第一次体会到快被冻哭的感觉。虽然如此,“警花”们却深知自己的责任。换岗之前,用力活动一下还没暖和过来的四肢,上岗之后,每一个动作,都是一丝不苟。

“冷!就是冷!”民警黄丹说,入冬以后,大家已经早早为应对寒冷天气做了准备,虽然穿得很多,“厚得不能再厚了”,但每次上岗不超过10分钟,便从里到外地“透心儿凉”。

对付这些,“警花”们有自己的小妙招,“双层的棉袄,双层的棉裤,能捂多厚就捂多厚。”民警们冬天穿的鞋都需要买得稍稍大一些,因为里面可以多垫几层鞋垫。黄丹笑着说,大队教导员赵岩帮大伙从网上买来羊毛鞋垫儿,还有热帖。大家把这些统统都塞进鞋里,但是“多少层都没用,站的时间长了,还是冷”。不仅如此,“警花”们还买来暖鞋宝等各式“装备”,抵御严寒。

8时50分,又到了换岗的时间,黄丹再次跑到路口中央的指挥台上,指挥过往车辆,虽然还没完全暖和过来,但她的动作依然认真、标准……

凌晨两点 那些最早上班的人

采访时间:昨日10点

采访地点:东四条路景福街附近

采访职业:环卫工人

12月14日凌晨2点,窗外还是一片漆黑,韩亚琴迅速起床,匆忙洗漱后从楼道内拿回工作装,家人还在睡梦中,轻轻关上门的韩亚琴快步走进夜幕,这一天的工作由此开始。12月11日,一场大雪让雪城再披银装,按照规定,昨日所有市内主干道清雪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作为一名环卫工人,韩亚琴已经为这场大雪奋战了3天。

12月14日上午10点,东四条路景福街街口,扫帚、铁锹铲雪发出的“咔咔”声中传出了一阵欢笑,市环卫处清洁三公司环卫工人韩亚琴正在和同伴清理人行道。“天儿太冷了,大伙干活怪累的,讲个笑话逗大家一笑能忘了冷。”见记者走来,韩亚琴摘下口罩,露出冻的通红的脸,“你看,我这脸像不像‘高原红’”韩亚琴打趣道。因为家住的较远,上班时间还没通公交车,韩亚琴每天都是步行上班,凌晨2点起床,3点30分上岗工作,直至下午5点收工。仔细打量眼前这个穿着臃肿的“黄马甲“,厚厚的棉袄,毛织帽子外面还裹着毛围巾,戴着口罩,尽管这样全副武装,可韩亚琴的眉毛和口罩上还是挂着一层白霜。“为什么要戴两种手套?”面对记者的询问,韩亚琴将扫帚靠在身上,伸出两只手让记者看个仔细。“右手经常拿工具,戴太厚的手套不方便干活,所以戴五指手套,左手辅助右手,所以戴两层手套保暖。”韩亚琴告诉记者,从早晨上岗到下班,一天的工作时间是12小时,除去午休一个半小时,一天之中有10个小时都在室外工作。这几天特别冷,环卫工人们都有自己的小方法保暖。

为了不耽误工作进度,韩亚琴一边干活一边跟记者聊着。昨日的最高气温只有零下17℃,记者和韩亚琴一起站了10分钟就觉得浑身里外都透着凉气,双手双脚开始发木。韩亚琴说:“干环卫7年了,每年冬天都这样,习惯了。”

广州增彩科技有限公司

科士威化妆品有限公司

企业名录列表综合页面第21955页

小平传媒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