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毛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张一山我不能一辈子就演一个角色-【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05:39 阅读: 来源:毛笔厂家

说起来,张一山红过两次,一次是《家有儿女》贫嘴皮猴“刘星”,另一次就是痞子英雄“余罪”。最近他的新戏《柒个我》上线,看起来是想一次给咱们凑齐七个……

老艺术家

吐槽大会里有一句话,是用来吐槽演员舒畅的:“活到中年,就已经是作为童星的最大尴尬了”。这话可以用来形容很多童星,但似乎不能包括张一山。凭借着《家有儿女》中调皮捣蛋的刘星一角迅速走红并成为家喻户晓的童星时,他只有12岁,但童星和每一个普通人一样也会长大,张一山从童星走到演员,从刘星走到余罪,用了11年。

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后,他主演网剧《余罪》一炮走红,播出半个月网络点击率就超过4.5亿,他还因此被贴上“国民老公”的标签,用再度爆红来形容这种盛况与际遇,绝不算过分。人们不再只喊他刘星,有时候是刘星,有时候是余罪,有时候还是别的……

比如沈亦臻,这部近期正在热播的国内首部反映多重人格的悬疑恋爱网剧《柒个我》,播放量已经破了30亿。然而张一山却直言“很折磨”。在采访他的时候,剧还没有开始播放,张一山对自己在这部戏里的表现一如既往地如老艺术家般低调谦虚,“能及格吧,”他说,“指望我能演得有多好?也别指望。但我觉得我的表演应该还能算得上还可以,尽力了。”

爱红不红

除了用作品说话,张一山似乎没有想过用别的办法让观众喜欢上他。爱情、治愈、偶像主题,对演员的表演要求其实是很高的,因为“它要的元素太多,”“我演出来有可能不偶像,因为我长得确实不帅,我就劝想看帅哥的就别看这戏了。”张一山的直白透着的不是负面情绪,反倒是一股自信的劲儿。

他对所谓“偶像剧”的看法向来坦白,“我认为就是形象非常好的演员演了一部爱情戏,穿着漂亮的衣服,非常青春洋溢,跟做梦一样”,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张一山会需要挑战这样一部偶像剧。说挑战,是因为他没有演过“偶像剧”,再者是导演邓科对演员的演技要求相当严苛,他曾说,“这个主角没人敢演,唯独张一山”。

张一山8岁就开始出道演戏,见多了太多演艺圈的人情冷暖和规则,他的脸上始终是满不在乎和从容不迫,这就是他的底色——北京胡同孩子的混不吝,爱红不红,小爷我不在乎。他说,“《柒个我》这戏可能演砸了,但我尽力就行了。演戏其实很单纯,没什么想法,自己喜欢这个,有人找你演了,又给你钱。你可以拿它去生活去养家,同时又能干一些喜欢干的事儿,但我特别不想为什么东西正名,没有那么多人需要我为了他去怎么样,我没有那么大的价值,就是这样。”

谁也别崇拜谁

很多网友调侃张一山接了个一肩挑“葫芦娃”角色,在专访中,他把自己在《柒个我》里的角色视为目前为止的一个“挑战”。在剧中,他是拥有7重人格的霸道总裁,要偶像、要像精神分裂,还得让大家都喜欢,他在其他媒体采访中说过一句实话,说自己“不想使拙劲儿”。

《24个比利》作为启发无数人格分裂作品的始祖纪实型小说,主角比利的其中一个人格亚伦就对医生哈丁讲过一句让人印象深刻的话:

“他们不是人格,哈丁医生,他们是人。”

“有什么不同?”

“你称他们为人格,就是说你不相信他们真的存在。”

当这部戏找到张一山的时候,《余罪》刚播完,口碑已经出来了,在一直平淡的演艺路上重新起航,说不上膨胀,但起码张一山觉得自己坚持的表演路子是对的——表演没有什么唯一的标杆,谁也别崇拜谁。自己不会因为余罪的火爆一时而放弃一个喜欢的角色和剧本,“不管到了什么程度,我自己想做的事儿和觉得好的事儿就都会尽力”。

对任何人来说,这种角色都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经纪人说,张一山在接这个戏的时候压根就没问过其它条件。进入拍摄阶段之后发现,“挺累的”,“七种状态你都得全心投入,相信自己是这个人去演”,“相当于接了七个角色,每个角色戏份都很重,当然没有给七个人的片酬……”

但真实生活中的张一山并没有七种人格,他甚至连两种人格都没有。他只是有几面——天使或者魔鬼,对不熟悉的事物的自我保护和对朋友亲人的亲密,又或是意识深处想做又不能做的自己——而这些,似乎我们每个人都会这样。

F=《男人装》 山=张一山

F:演偶像剧会有心理包袱吗?毕竟这类青春片收视率挺不稳定的。你懂的……

山:收视率不好,会有人说张一山演了这么一个收视率低的戏,会说张一山不行了。但其实我演过很多大家见都没见过的戏,播完一点声响都没有。我已经有那些打底儿了我还怕什么呢?

F:你怎么看待收视率?

山:这不代表什么,一个人做哪件事可以很完美呢?谁做事只有成功没有失败过呢?这个对于我来讲并不重要。

F:《余罪》里你在两个角色之间转换,压力已经相当大了,这次是七个。

山:有人说我演了一个特别不正常的戏,从此以后就没从这个角色里走出来,不是这样的。演员是要很感性地理解人物,但也要客观地去分析人物,你应该有那种跳进跳出的能力,这是作为演员的最基本能力。对于我而言会有一些焦虑,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情绪和状态都会跟之前不太一样,但慢慢就会没事儿了。有人说你很快能走出来说明你不是一个真正进了戏的演员,这完全是扯淡,演员必须具备这种跳进跳出的素质,才能有好的状态去进入下个角色。你不能一辈子只演一个角色。

F:中国版的继承者?男人中的玛丽苏?

山:这只是角色其中一种人格,这七个人格相差很大。真实生活中这种病症的人格差距也是很大的,我们剧中人物分裂出来的这些人格也很真实,可能跟经历有关。

F:你似乎没有太多演艺圈的朋友。

山:我从小在胡同里长大,跟我哥哥姐姐的朋友一起玩大,他们现在也都三四十岁了,我特喜欢跟他们在一块儿,特舒服,知根知底,他们也不会伤害你。大家你来我往都很熟悉很亲切,我觉得很单纯。这个社会就是在一些情况下你还是要伪装自己,不管在哪个圈子里都一样,有人际关系的地方就有伪装,所以这个是很正常的事儿,也没有办法。我可能在我家那片儿更单纯一些,他们跟我相处的时候也把我当弟弟。

F:8岁出道,怎么搞的像老艺术家一样?

山:我越成名越想回家,我对外面的闪光灯什么的有时候比较反感,偶尔行,时间一长就烦了,还是想自在点儿轻松点儿。

F:“混世小魔王”,这是你部分角色的印象,这也是你个人的写照吗?

山:我从小到大就不是一个做出格事儿的孩子,我也从来没有过所谓的叛逆期。我是一个比较守规矩的人,但不代表我不修边幅,肆无忌惮,吊儿郎当,虽然我平时会有一点这种气质在,但这只是从小到大我养成的一些习惯而已,我还是比较享受自由自在的状态吧。

F:平时走街上,有人突然在旁边喊你刘星,你会是什么反应?

山:不太自在,不是特别喜欢,我一直认为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但这个圈子显然不是这样的,你也没有办法。那么多人说演员尝尽了光鲜亮丽的掌声和赞誉,他们就应该累一点儿就应该多失去一些,人家说的也有道理,那就听他们的呗。

F:你最自我欣赏的是什么?

我就有什么说什么,可能有点北京人的气质,干什么有里有面儿,很真诚很坦诚,是什么就是什么,很少跟你绕弯子。北京人骂人也不绕弯子,肯定要让你听出来,虽然说有很多修饰,但让你明白我是怎么想的。干什么事儿我没有所谓的小家子气的做法和想法。

F:有人说你演戏浮夸这事儿吧?

山:这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到现在好像也没有人能给出一个标准答案,全世界的演员都往一个人身上学,那就坏了,全世界的演员都一个样了。演员首先是一个人,演员出演的各个角色都会有自己身上的影子,表演和演员没有好坏评判的标准,你喜不喜欢这个演员就看他符合不符合你的胃口了。

F:工作这么多年了,什么时候打算退休?

山:现在还没有一个演员让所有观众都满意,再好的演员都一样。我现在也演过三四十个角色了,我很能分清我是来赚钱的还是来演戏的。有的时候该放弃就得放弃,有的时候也会给自己一个心理暗示——我永远都能比之前做得更好。

你来嘛英雄破解版

三国跑跑

血饮屠龙九游版

相关阅读